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1)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1 01:51: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4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16 ) 程占功 著


  “什么,什么?”义均瞪眼张嘴,“你说什么?”
“我是墨姑的爹!”
“你是墨姑的父亲?”义均吃惊地叫道,“这是真的吗?”
“当然。”墨财主说,“几年前,我女儿去孟门山治水工地为民夫治病时见到了你,有这回事吧!”

“老爷,真想不到,今天能找到你们!”义均飞身近前,给墨财主深施一礼。
“太子,上我的果园吃些水果去。”墨财主热情地邀请太子。
“墨姑在果园里吗?”义均焦急地问。
“不在。”墨财主如实相告,“我女儿现在家中。”
“老人家,我们现在就去府上,好吗?”义均迫不及待。
“把马牵过来。”墨财主对不远处的佣人挥手道。
于是,墨财主、义均各自骑上马,一前一后,沿着一条山路,向墨谷镇走去。

进入墨谷镇,将至墨财主宅院大门,墨财主勒住马,回头对义均说:“太子,请下马!”说着,自己先下马。旋即,义均也跳将下来。

“太子,请你在大门外等一会儿。我回家先给女儿说一声。若我们不经她同意,就决定了她的终身大事,不仅我做不成你的岳丈,恐怕那鬼丫头还要闹出乱子,”稍顿,墨财主沉思道,“墨姑从小就是我和她母亲的心肝宝贝。多年来,家里的大事、小事,我们都对她百依百顺。你能否娶她做妃子,也只能听她的!”说毕,她从佣人手中接过马缰,对他说,“你在这儿陪陪太子,我进屋给小女说说,过一会儿出来迎接太子!”旋即,牵上自家的马打开大门,走入院内,旋将大门虚掩。

太子牵着自己的马,站在大门外,心情紧张地等待墨姑的出现。佣人立在他的身旁,不知如何是好。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3 01:09:06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古流芳 万世大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6 22:5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4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17)程占功 著

墨姑闺房。
墨姑悠然自得地整理草药标本。

墨财主咳了一声,走了进来。
“您给我带来什么水果?”女儿撒娇地问。

“水果由采摘果子的伙计们带。”墨财主对女儿笑道,“我给你带来一个人!”
“爹爹开什么玩笑?”
“不是开玩笑,太子来了!”
“在哪儿?他来做什么?”
“就在大门外。”莫财主坐到木椅上,接着道,“四年前,他在孟门山治水工地看到你,一见倾心。这几年,到处找你,历尽万千辛苦。”

“哈,哈!听起来这简直像呓语梦话!”墨姑冷笑道,“太子不去忙国事,却把心用在这种荒唐的事上来,真是岂有此理!”
“他要娶你做太子妃。”墨财主说,“太子将来继位做了帝王,太子妃就是帝后,也就是我中国的国母。你可不能对有可能做国母的天赐良机无动于衷啊!”

“人家许由连帝王的位子都不放在眼中,爹爹却让我做帝后的怪梦,你安的什么心?”墨姑怒火中烧,很不高兴地说,“如果太子没有这样胡思乱想,还可请他进屋喝口水,但是现在,请他立即离开这里!”
“怎么说,这也是太子。”墨财主求女儿,“应该让他进来歇会儿!”
“你若让他进了咱们家,我就离开!”

“这……”墨财主不知所措。
“快让他走开!”墨姑生气地叫道。
“好,好。”墨财主挠挠头,只得说,“我让他走。”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01:4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5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18)程占功 著

墨财主宅院大门外。
义均焦急地盼望着几年来朝思暮想的心上人推开大门,飘然而至。

大门开了,墨财主神情沮丧地走到义均面前,无奈地说:“太子殿下,很对不起,小女墨姑不愿见您,请您走吧。”
“什么?什么?”义均对等来的这个结果显然不可接受,冲动地叫道,“我苦苦追寻了四年,难道到了家门口,都不让我见上一面,情何以堪?”

“对不起,太子!”墨财主十分尴尬,“小女实在是不懂事儿。”
“不行,我非要见他。”义均更加冲动,“我不见她,决不会走。”说着,竟要径自闯进院子。
墨财主拦住他:“您稍等,我再去跟小女说说,让她见见您!”旋即,匆匆进院。

墨姑闺房。
墨姑气恨难平,在屋里坐卧不宁。
墨财主风风火火又走了进来,恳求女儿:“丫头,你也不小了。这几年,爹给你选了几个小伙子,你一个也不见。现在来的可是舜帝的太子,你应该见见他,愿不愿意做妃子,以后再说吧!”

“就因为他是太子,我一个民女就一定要见他吗?”墨姑委屈地哭了起来,“这真是欺人太甚!”
“可是,你若不见他,看样子,他会自己闯进来!”墨财主无可奈何,“太子说,他苦苦寻找了你四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可到了家门口,你连家门也不让进,恐怕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爹爹,既然是这样,那么,你让他再等一会儿。”墨姑平静了一下情绪,说,“你去陪他说说话,过一会儿我让佣人请他。”
“好孩子,你想通了就好。”墨财主叹口气,“我这就出去!”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7 17:53: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5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19)程占功 著

墨财主宅院大门外。
义均如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
须臾,墨财主推开大门,又走了出来,对义均说:“劳驾你再等等,过一会儿,墨姑让您进去喝口水。”
“墨姑万岁!”义均闻言,热泪盈眶,激动地连呼,“墨姑万岁,万万岁!”
墨财主惊讶不已。
过了半晌,女佣人走出大院。她对墨财主说:“老爷,请太子进屋喝茶!”
“请!”墨财主对太子施礼道。
义均欣喜若狂,急忙把马缰交给男佣人,旋径直跟墨财主走进大院。
女佣人领着义均和墨财主来到客厅,分宾主落座。
女佣人给义均和墨财主每人沏了一杯热茶分别放到二人面前的茶几上,轻轻地说:“请用茶。”
二人便端起杯子,慢慢饮茶。
过了片刻,墨财主问女佣人:“墨姑呢?”
“墨姑让我转告太子殿下:她说自己乃一民女,实在不配做太子妃,所以就不见太子了。请殿下海量,另择贵妃。”女佣人望着闻言发呆的义均,继续道,“墨姑还说,太子应心系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不该把心思放在民女身上。”
“你去喊她过来,让我见她一面。”义均满眼含泪,“现在,我除了见她,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她走了。”女佣人说,“早已从后院小门走了出去!”
“什么?”墨财主腾地站了起来,“墨姑去了哪里?”
“她没说。”女佣人看了看义均,继续道,“墨姑说,她只要确信太子到了帝都,她才肯回家。”
“夫人哪?”墨财主恼火地叫道。
“去布行还没回来。”
“墨姑出去,你为何不赶快告诉我呢?”墨财主气急败坏,瞪着女佣人。
“她不让说。”女佣人慑懦地看看墨财主,又看看义均,接着道,“墨姑说,若我不听她的话,就要辞了我。”
“她可以辞你,难道老爷我就不能辞你?”墨财主暴跳如雷。
女佣人吓得面如土色。
“莫非她去了昆仑山?”义均抹去泪水,自言自语。
“什么昆仑山?”墨财主莫名其妙。
“难道你不知道,墨姑是王母娘娘的小女儿,为什么不可以去昆仑山?”义均站了起来,遥望远方。
“太子急糊涂了吧!”墨财主盯着义均,“怎么说起了胡话?”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1 14:16: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5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20)程占功 著


墨财主家,客厅。

墨财主端起茶杯,叹道:“越说我越生气。”旋大口大口地喝水。

“稀奇,稀奇!”有云侯饶有兴致地请墨财主接着讲,“后来呢?”

墨财主继续道:“当时,对于墨姑突然离家,我很烦恼;但对于太子,我也拿他没办法,就劝他回蒲坂。我说,太子,您也听见佣人说了,墨姑留下话,只有她确信 您回了帝都,她才肯回家。你猜太子怎么着?他根本就不搭理我,仍望着远山,自言自语,他说,墨姑去了昆仑山,墨姑去了昆仑山!然后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跨上 马远去。”

“他去了哪里?”有云侯问。

“据说,他口中念着墨姑的名字,披星戴月,跋山涉水,朝昆仑山赶去。他认为,墨姑一定去了那里。”

墨财主说着,又喝了一口水,继续道:“墨姑确信太子走了,几天后她回到了家中。随后很久,太子再没有来过,我们的日子倒也过得安逸。可是,今年秋天,一个 雨后的下午,义均骑着马又来了。当时正好我家大门开着,太子下马后不雇佣人阻拦,牵着马闯进大院。他把马拴在柱子上,瞧着几间房子左顾右盼,判断着哪一间 是墨姑的闺房。我听见嘈杂声后,从账房出来。我望着显得很憔悴的太子,上前给他施礼,并把他请进客厅歇息。太子说,他在昆仑山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寻找墨 姑,仍然找不到。后来,舜帝驾崩,他回帝都守孝三年。守孝结束,他就想寻找墨姑,又来到了秦岭山区。他来那日恰好墨姑出外采药。傍晚,她刚进大院,女佣人 悄悄告诉她,太子又来了。墨姑吃了一惊,旋压低声音对女佣人说,让她不要对院里任何人说见她回来过。说毕,就匆匆走了。晚饭后,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跑进大 院叫道,墨姑说,她不回来了。说罢,转身跑了。太子听说墨姑不回来,连连叹息,说,怎么我一来,她就连家也不回呢?然后,径直去镇上驿馆歇息。走时撂下一 句话,告诉墨姑,无论多久,我都要找到她,我只要她做妃子。他的话传到了墨姑耳中,吓得再也不敢回家。可是,义均却过几天就来一次,当然,一次次来,一次 次失望。听说墨姑在深山采药,他就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在深山里寻找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14:38:41 |显示全部楼层
万世大禹万世大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6 02:29: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35 编辑

万世大禹(长篇小说连载 . 21)程占功 著

    墨姑不敢回家,她在哪里生活呢?原来,她在深山采药时早已认识了一个牧羊的老头儿。老头儿姓毛名山,时年已近七旬,他与一个叫山山的10 岁的小孙子相依为命,祖孙俩都很喜欢墨姑。墨姑对他们说,有个无赖这些年老纠缠她,现在更赖在她家等她回去。祖孙俩听后都很气愤,痛骂那个无赖不是东西。 并对墨姑非常同情,专门给她腾出一间房子让她住。这样,墨姑好歹有个栖身的地方。一日,义均骑着马在山里转悠,遇上了舞着牧羊鞭放羊的山山。便问他,知不 知道有个采药的墨姑?山山警觉地反问,你问墨姑干什么?义均说,墨姑是我的妃子,我当然要问啦!山山问,妃子是什么?太子说,就是媳妇。山山叫道,喂,你 就是那个老去墨姑家纠缠的无赖,对吧?义均生气地瞪着山山,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随便骂人?山山叫道,你这个大兔崽子就是无赖,就是无赖!旋即,转 身朝山坡上跑去。毛山老头儿在山坡上砍柴,见孙子风一般蹿来,便问,看你失急慌忙的怎么啦?山山抹了抹汗水,喘着气说,那个欺负墨姑姐姐的无赖追来了!说 话间,义均骑马沿着山道赶了上来。毛山老头儿大怒,握紧砍柴斧,气鼓鼓地站在孙子身旁。义均来到距他们不远一棵枯树边,从马上跳下,对毛山施了一礼,问, 老大爷,你知道有个墨姑在哪儿采药吗?未等老头回答,山山便冲他叫道,滚开,你这个无赖!太子很恼火,叫道,你这个小兔崽子,再骂人,我揍你!山山掏出弹 弓,对义均大声道,再不滚开,我让你吃石子。太子笑着从背上取下弓箭拿在手上,说,你这小混蛋,看看这是什么?山山扯起弹弓,嗖地一声,一块石子击中了太 子的额头,额头上登时起了一个渗着血的大包。山山见状,拉起老头儿的手,叫道“爷爷,快跑!”毛山却掂着斧头仍怒视义均。太子哎哟着揉了揉额头,收起弓 箭,对毛山和山山说,别害怕,我的弓箭不会伤害老人和娃子!毛山老头儿却冲他吼道:走开!义均看问不出什么结果,便对祖孙俩说,如果见到墨姑转告她,让她 别躲,任凭她跑到天边,义均也一定会找到她。然后,悻悻地上马远去。
   义均虽然走了,但他凭直觉感到这祖孙俩一定知道墨姑在哪儿,也许就住在他们家。所以, 他把马寄养在墨谷镇一个马厩后,换了一套农人的衣装,打扮成砍柴人悄悄跟踪那祖孙俩,终于发现他们住在一个沟畔里面的山坳中,是独庄农家小院。然而,他跟 踪的行动被山山发觉了,他告诉爷爷后,毛山便把墨姑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在墨姑搬走的第二天,义均就摸到了毛山的家,死活非要见墨姑不可。毛山祖孙都称, 不曾见过墨姑。太子要求进各个房间看,毛山满足了他的愿望,自然一无所获。义均潸然落泪,无语离去。我与墨姑的母亲已经知道,毛山祖孙二人护着墨姑,这让 我们稍稍安心,但还是免不了担惊受怕,可又没有办法,只能送一些食品、衣物托毛山转给墨姑。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9 22:41:57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古流芳 万世大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7 11:26:15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古流芳 万世大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