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程占功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1)程占功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4 01:50: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4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17)程占功 著

      中央红军到陕北不久,已进入严冬,天气很冷。刘志丹想方设法让大家穿上棉衣、棉鞋,只要有一个战士穿不上,他就不穿。毛主席也没穿棉鞋。志丹要夫人马上给毛主席做一双棉鞋。他说,毛主席是南方人,不比我们北方人耐寒,要她快点做好。同桂荣便按毛主席的脚剪了鞋样,找来黑布裁好,用了两个晚上做成棉鞋,交给贺子珍同志,请她给毛主席穿上。毛主席穿上棉鞋很高兴,见了同桂荣,连说谢谢。
  不久,毛主席决定东征抗日。刘志丹指挥红二十八军,东渡黄河。志丹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回家对同桂荣说,我们明天早上走,你带贞娃来送送我。可是,第二天早上,刘志丹的战友扬森师长赶来向同桂荣和刘力贞道别,她们送走扬森师长,赶去送刘志丹时,他已率领部队出发了。刘力贞听说她大已经走了,急得哭了起来。
  刘志丹过去出征前,从未让妻子女儿为他送行,就这一次,还是专门赶回家说的。同桂荣母女送他时未能见上,谁知竟永远失去了再见他的机会。刘志丹所以要她们这次为他送行,是他已充分地估计到了东征战斗任务的艰巨,他已做好了为抗日、为中国革命事业牺牲的准备。刘志丹指挥红二十八军,到山西后,连打胜仗。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红二十八军攻打山西中阳县三交镇,刘志丹察看前沿地形时,不幸中弹光荣牺牲。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倡导下,事变得到了和平解决,从此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开始形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由保安迁往延安。


                                                                                                   
 同桂荣带着刘力贞随中共中央机关也迁到了延安。
   她们被安排在延安南关一座山脚下有一大一小两孔土窑洞的小院里居住。
   左边的大窑洞是同桂荣和刘力贞的卧室兼厨房。
   窑洞里有个长方形的大土炕,炕上铺着羊毛毡,毡上挨墙根叠放两套被褥。炕头是锅灶,灶台上一前一后安着两口铁锅。灶台旁边立一个陈旧的碗柜,碗柜里有几层柜架,分别放着碗、筷、勺、盆、碟以及盛油盐的瓶瓶罐罐。
   窑掌前放一个米柜,柜上立一个玻璃镜框,镜框里镶嵌着刘志丹将军微笑的遗像。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18)程占功 著

        一身素装的同桂荣用抹布轻轻擦拭镜框上的玻璃。
   右边小窑洞里,一根木柱上拴一匹瘦马,穿着朴素,梳着两条小辫的刘力贞用两只小手给马槽加草。
   刘力贞喂过马,从马厩出来,她仰起头望望天空,旋即从衣袋掏出一个毽子踢起来,一边踢,一边数“一、二、三、四、五……”
   同桂荣从家里搬出一个小桌、两个小凳,拿出草纸铅笔,叫道:“贞娃,来跟妈妈学认字!”
   刘力贞拾起毽子,跑到同桂荣跟前,问:“许多字你也不认识,怎么能教我呢?”
   “妈妈在边区妇联上班时,抽空就学文化,妈妈学会多少,就给你教多少。”同桂荣在草纸上,用铅笔写下“宝塔山”三字,“这三个字你认得吗?”
   “最后那个字我认得。”刘力贞眨眨眼,“山,大山的山。”说罢,把毽子甩到脚上又踢起来。
   “那前边两个字,你不想认识?”同桂荣看着女儿,问。
   刘力贞拾起毽子,睁大眼睛,认真地看着那两个字:“哎,这前面两个字怎么念呢?”
   “宝塔。”同桂荣指着那两个字念罢,又道,“三个字连起来,就念‘宝塔山’。”
   刘力贞坐在小凳上,照着这三个字,拿起铅笔一笔一划,慢慢写在草纸上,然后,连着念道:“宝塔山,宝塔山……”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31 01:57: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4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19)程占功 著

    一轮红日悬挂在延安城上空,清澈的蓝天上浮着朵朵白云。
   城东的宝塔山上绿草茵茵,野花烂漫。
   九级宝塔蔚然壮观。
   宝塔底端,梳着齐颈剪发,身着蓝衫黑裤的同桂荣带着扎两条小辫,身穿白衫灰裤的刘力贞和另外一个小姑娘杨芳在一起漫步。杨芳,留着短发,穿着与刘力贞一样。她是一位老干部的女儿,从关中来延安上学,被安排住在同桂荣家里。杨芳比刘力贞大两岁,两个小姑娘不仅一块儿吃住,而且是延安保育小学的同班同学。
   过了一会儿,两个小姑娘围住了同桂荣。
   “妈妈,咱们游过了宝塔,你带我们上山摘山丹丹花吧!”刘力贞指着宝塔后面的山坳,说。
“刘妈妈,你带我们去采蘑菇。”杨芳拉起同桂荣的手,“我从小没有了母亲,来到你家,你又上班,又照顾我,吃苦受累,就像妈妈一样爱护我,可我却帮不上你的忙,今天就采一点蘑菇吧!”
“你和贞娃都是我的好女儿。”同桂荣亲昵地看着两个小丫头,“只要你们好好学习,能有出息,妈妈吃点苦,受点累,算得了什么!”稍顿,接着说,“好吧,今天是礼拜天,妈妈听你们的,你们不怕累,咱们就到后山上去。不过,摘几朵山丹丹花可以;采蘑菇,你们看妈妈采,因为野蘑菇有的有毒,你们不认识。”
“好,我们听妈妈的!”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地叫道。
同桂荣便带着她们朝后山上登。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3 01:09:42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 人生绚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6 22:53: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5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20)程占功 著


山脚下绿树掩映的延安保育小学。
简陋的校园、窑洞、伙房。
操场上。
几百名小学生排着整齐的队列听校长吴燕生做报告。
吴燕生已近不惑之年,身着白衫蓝裤,举止文雅,他打着手势:“同学们,日本侵略者是我们全中国人的共同敌人,他们不在自己的国家老老实实呆着,却像豺狼一样窜到我国,疯狂地杀害我们的同胞,抢我们的东西,你们说,我们该不该把他们消灭掉?”
“该,坚决消灭日本鬼子!”同学们嘹亮的喊声划破长空。
“对,我们一定要消灭日本侵略者,一定要把他们赶出我们的祖国!”吴燕生校长接着说,“现在,咱们共产党和国民党联合起来打击日本侵略者,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形成。但是,日本鬼子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打败的,我们的军队听毛主席的话,要打持久战。那么,我们这些娃娃,这些小学生,怎么办?我们要好好学习,掌握知识,掌握本领,准备将来打走日本侵略者!”小学生队列里、八岁的刘力贞睁大眼睛望着吴燕生校长,专心地听讲……

几十年后,古稀之年的刘力贞向本书作者讲述道:“吴燕生校长是一位留学日本的爱国知识分子,他和夫人任瑞以及别的老师都很爱护我们这些小学生,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我们,更重要的是,很注重对我们进行人生观教育。我们常常听吴校长作报告,他那激发爱国热情、鼓舞斗志的演说,不少内容,我至今还能记得起来。那时候,抗日压倒一切,我们不仅上课受教育如此,而且吃每顿饭前,都要唱一遍‘吃饭歌’,主要歌词是,‘我们的粮食是老百姓供给的,我们应当加倍努力,用心学习,遵守纪律,掌握知识,准备将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我们还每天都唱《义勇军进行曲》和其他抗日歌曲,如,有一首歌里有这样两句唱词‘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一九三八年,日本鬼子空袭延安,我们学校要向安塞转移。为了照顾我们小学生,组织上安排边区中学的中学生每两人一组背一个小学生撤离。负责背我的是两个十五、六岁的男生。延安距安塞近百里,我想,人家背着我走这么长路能不累吗?!于是,我对那两位男生说,我已经八岁了,走路不怕累,不要背。他们说,领导让我们背你,这是交给我们的任务。你不让背,叫我们怎么交差?我说那咱们就一块儿走,反正我不让你们背。一个男生说,你是不是嫌我脖子上长着疥疮?我说,我不想让你们背着人走路,背着人走那不是更累吗?!二位男生这才明白了我想的是什么。他们说,你真是个好女孩。问我,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保密。因为,我听妈妈的话,从不以将军和名人的后代自居,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刘志丹的女儿,从而得到特殊照顾。那两位男生见我执意不让背,就各拉起我的一只手轻轻拽着,与赶路的学生队伍在尘土飞扬的山道上奔走。我的同学杨芳也有两名中学生负责行路,她与我在一起,对要背她的中学生说,刘力贞是我的妹妹,她都要自己走,我比她大,绝不要背。所以,她也是基本上走到了安塞。杨芳是我上小学最要好的同学。她也许是出于对刘志丹将军的崇敬,对我格外偏爱。我们在一块儿吃住,一块儿学习,一块儿夹沙包、跳方格玩耍,一块儿去河里洗澡,朝夕相处,亲如姐妹。平时,不论做什么活,她都是争着抢着干,像个姐姐照顾我,比如洗衣服、叠被子。我虽然比她小点,但有什么活,也争着做。一九三九年,我上了延安抗日将士子弟小学,我和她还是同学。有一次,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问我,上学有什么困难?我说,写字的纸不够用。林老很快找来一叠送给我,我与杨芳平分使用了。小学毕业后,我上了位于桥儿沟的延安中学,杨芳回到了(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上了马栏中学。”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01:49:23 |显示全部楼层
名将孤女 人生绚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2 01:51: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5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21)程占功 著


谈起在延安中学上学的岁月,多年后,刘力贞深情地说:“我生于黄土高原,童年和少年都是在土窑洞中度过的。对于土窑洞,我至今还有着特殊的眷恋。几十年来,最使我念念不忘的是延安中学那孔小土窑洞和在那里生活的伙伴们。 ”
   一个初春的上午,刘力贞到延安中学校部报到后,被人领到这孔小窑洞前。刘力贞在门口喊了一声:“有人吗?”
    里面跑出一个比她略高点乐呵呵的圆脸姑娘。她笑着招呼道:“刘力贞,你才来?”接着忙不迭地帮她从肩上卸行李。
   刘力贞说:“你怎么知道我?”她说,“我早就知道你啦,还知道你长得什么模样,不用人介绍我就认出你啦!”她拉着刘力贞的手走进窑洞里。  
    刚进窑洞,刘力贞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她说,“别踩着我的被子!”
    刘力贞低头仔细看,地上铺着一床粗布被子,原来她正在缝被子呢。于是,刘力贞也蹲下来帮她缝被子。她们一边缝着,一边聊着,她对刘力贞说:“我叫王涛英,原来在鲁艺当公务员,后来人家看我小,爱学习,就送我上了延中。我不像你从小念书,将来咱们在一个班上,还要你多帮助。”
    刘力贞说:“看你不像本地人。”
  王涛英说:“我是河南人,母亲去世早,父亲带着我和大伯一家逃难到陕北。”
  刘力贞开玩笑地说:“原来是河南担!”
  王涛英亦笑着说:“对啦,就是河南担。父亲一条扁担,一头挑行李,一头挑着我,把我挑到陕北来的。”
  哨子响了,吃饭的时间到了。王涛英带着刘力贞下山吃饭。她们的灶房就在校部下面的石崖下。没有饭堂,大家就在灶房外面的空地上用餐。开饭时,从灶房抬出一大桶小米干饭,一小桶菜。大家排队舀饭、分菜。
  吃饭时,王涛英告诉刘力贞:“你的小缸吃饭不方便,像我们用小盆好使,一次就能盛够饭菜,不必费事舀第二次。男同学用罐子吃饭,他们肚子大,吃得多。”
  刘力贞放眼望去,发现饭场上的男同学每人脖子上都吊着个黑瓷罐,左手托着罐底,右手拿着勺子从罐子里一口一口舀着吃。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7 17:57: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5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22)程占功 著

    天黑了,刘力贞同王涛英都睡不着。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寒意,加之窑里的通铺上就她们俩,冷清清的。王涛英说:“咱们靠近点暖和,要不咱们合被窝,更暖和。”
  刘力贞跟她还有些生,不好意思。
  王涛英说:“咱们就像亲姐妹一样。同学,同学,同床好友嘛!”
  刘力贞说:“是同窗好友,不是同床好友。”
  王涛英说:“就是同床好友。咱们窑里要住五个女同学呢,咱们都是同床同学!”
     年逾古稀的刘力贞告诉本书作者:“我在延安中学上学时,陕甘宁边区正开展军民大生产运动,机关学校都不例外。当时的口号是‘发展生产,保障供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们一边学习,一边生产,不仅学会了文化知识,而且掌握了不少生产知识,如种谷、种菜、纺线、织毛衣等。在延安中学,我有两位最要好的同学,一个是漂亮的杜芳枝,另一个就是憨厚的王涛英。杜芳枝眉清目秀,天生丽质,同学们都把她比作牡丹花,那时我未曾见过牡丹,但看看杜芳枝,我想牡丹一定是一种十分漂亮的花。有一次,学校通知一些女同学到校部,说是要挑选电影演员。不少女同学都把自己着意打扮一番,想把导演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可导演们好像没看见,一个也没挑。杜芳枝因故来迟了,她一出现,导演们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都说,这女学生真漂亮,于是选她去拍电影。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是江青要拍一部名叫《吴满有》的电影,要找一个女孩扮演吴满有的女儿。后来江青患肺结核病,电影拍摄计划落了空。我与杜芳枝亦亲如姐妹,在学习上互帮互学,生活上互相照顾。有一次,我和妈妈去看毛主席,毛主席把周副主席从重庆带给他的香蕉、苹果、桔子送给我吃。我舍不得吃,拿回学校与杜芳枝、王涛英等同学共享了。我和杜芳枝都是文艺爱好者,我俩同台演过一出叫《睁眼瞎子》的戏,她个儿比我高,扮演嫂子,我饰小姑。这出戏说的是哥哥在城里做工,写回来一封信,全家人都不识字,睁眼看不懂,劝导人们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别当睁眼瞎子。王涛英为人憨厚,吃苦能干,虽然基础知识差一些,但热爱知识,刻苦用功,进步很快。王涛英经常给大家拆洗被褥,缝补衣服,对同学充满了爱心。学校对面山坡上,有我们开的一块荒地种着蔬菜,由于天旱,需要浇水。同学们就两人一组从沟里抬水。我和王涛英一组,抬水上山时,她总是把水桶拉到她那一端,以减轻我的负担。抗日战争胜利后,延安中学一片欢腾,立刻组织秧歌队进城上街演出,热烈庆祝。我和杜芳枝、王涛英兴奋地穿上借来的绸缎衣服,化着浓妆,晚上与同学们一道举着明晃晃的火把,一路欢呼着涌向延安城。过一条小河时,我不小心踩到一个别的同学掉下的火把上,把脚给烫伤了。可打败日本侵略者的喜悦充溢心头,使我兴奋地顾不得疼痛,仍然高高举着火把继续赶路。那天晚上,延安城锣鼓喧天,灯火通明,人山人海,载歌载舞。我们延中长长的秧歌队跟着鼓点,扭得十分好看,特别是杜芳枝,迈着轻盈的脚步,舞着如风的双手,一招一式,飘飘欲仙,灯火不时映衬着她那如桃花般的脸庞,仿佛芙蓉出水,令人称羡不已。”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1 14:1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6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23)程占功 著

     阳光明媚,山丹丹花遍开的延安桥儿沟。
  山坡上,延安中学一排排窑洞前人来人往;学校操场上,一群男学生龙腾虎跃打篮球。
  距篮球场不远,身着白衫灰裤,扎着两条小辫,小巧清秀的刘力贞和同样穿白衫灰裤,扎两条小辫,楚楚动人的杜芳枝比赛踢键子,一起一落,让人眼花了乱。四周观战的男女中学生不时发出“好,好!”的喝彩声。  
   
   一条清澈的小河在山涧汩汩流淌。
   穿白色连衣裙,留短发的王涛英赤脚蹲在河里的石头上,低着头两手搓洗衣服。
   “喂,老乡,延中在哪儿?”循着清脆的问话声,王涛英抬起头,看见河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留剪发头,身着白衫蓝裤的姑娘。
   “延中就在山坡上。”王涛英往上指了指,问,“你从哪儿来,到延中做甚?”
   “从延大来,到延中找个同学。”那姑娘喊道。
   “噢,你是大学生喽!”王涛英笑着说罢,又问,“延中谁是你的同学?”
   “我不是大学生。”那姑娘看着王涛英,“你是延中的人吧?”
   “对,我是延中的学生。”王涛英指着面前被水漫浸的石板上一大摞湿衣服,“今天是星期天,我给同学们洗衣服。”
   “那你认不认识刘志丹的女儿?”来人又问。
   “刘力贞!”王涛英叫道,“你要找的同学是刘力贞!”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2 14:39:30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的传统永不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26 02:25: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程占功 于 2017-4-5 20:26 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24)程占功 著


     延安中学操场。
  篮球比赛已经结束。
  刘力贞和杜芳枝等几个同学正在比赛跳绳。
  “力贞!”王涛英一步跨到刘力贞跟前,“你看谁来了?”
  刘力贞一边继续跳绳,一边问道:“谁呀?”
  王涛英说:“杨芳来了!”
  “杨芳!”刘力贞转过身看见了不远处站着的杨芳,立刻快步赶到她的面前,“想不到你来了!”
  “力贞,我好想你!”杨芳高兴地说。
  “我也想你呀!”刘力贞和杨芳紧紧握手,旋即问道,“你从马栏回来了?”
  “我不在马栏上学了!”杨芳叫道,“现在转到延安大学高中部学习。”
  “走,先到我们住的窑洞休息休息。”刘力贞热情地把手放在当年的小伙伴背上,说,“过一会儿,我给咱们买甜瓜吃。”
  “力贞,”杜芳枝赶来,“你带同学去歇歇,我去买甜瓜!”
  “我也去!”王涛英笑道。
  刘力贞指着远去的杜芳枝、王涛英,笑了笑,对杨芳说:“她们是我在延中的好友!”


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