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061696|回复: 0

小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31 13:45:49 |显示全部楼层
老班有点冷幽默
文/杨文智
七年级和小学已经不是一个学习的概念了,小学玩着学,可到了初中就要靠自觉了。
周栋栋显然没有适应初中的生活和学习,他还以为靠自己的那点小聪明就能把成绩排到前列,结果月考数学成绩就给挂了。
老班教英语,不到四十岁。总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带一副宽边的近视眼镜,他的课周栋栋不敢怠慢,总是瞪着眼竖着耳朵听。
老班姓张,他说我是你们的老班张,不是老班长。他的话让同学们都笑了,可是他不笑。
他说我的课,你们愿意听就认真听,不愿意听你可以睡觉,在我下课之前不会叫醒你的,他这一说,这课堂的纪律保持的还真不错。
他的课讲的真的很牛,盖了,至少周栋栋是这么认为的,每个周一他都会听写单词,他会对那些NC的同学鞠躬,说谢谢你们这次听写挂了。可是谁愿意受他这一躬呢!
这天,天有点热,老班一节课讲了有三十多分钟,已经有些口干舌燥了。周栋栋的同位石有信不知道搭错了那一根神经,也不知他是不知道还是故意的,端起自己的水杯,打开盖,倒了一瓶盖喝了一大口,很满足很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嘴里不自觉的“哦”了一声,虽然声音很小,可很多人都听见了,把目光投了过来,老班显然也看到听到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可石有信又倒了一口,喝净了又是一个“哦”字从嘴里吐了出来,这差一点让老班馋死,他受不了了。
走到周栋栋面前说,周同学你和大师都在少林寺出的家吧!不知道慈悲为怀吗?看到本班张都渴死了,诚心的是吗?你是他师弟不制止他,方丈大师也太恐怖了,还让人活吗?我以为大师要让我润润嗓子呢!结果又倒进了他的嗓子里,这出家人也捉弄人呵!弄得石有信蒙了,可是别人都笑了。从此方丈大师的绰号不径而走。
老班有时候也对每个同学的成绩进行总结,他说到周栋栋时说他的月考英语全班number  one,可数学给挂了,说明什么。说明他在英语的学习上努力了,这么难学的英语都能成学霸,数学这么简单的科目,就学不好成为垃圾,回答是no。说明他没用心,自主学习不是一句空话,要求你要自觉自率,不是你聪明你就能学好,你们聪明有你们语文老师聪明吗?你看刘老师聪明的都把头发掉了一大半。你们光靠聪明也想绝顶是吗!
同学们都被他逗乐了,可是他还是很严肃的看着大家。
他吐槽刘老师的头发,刘老师也吐槽老班的着装,说看看你们老班,零一年专门定制了一身西装,现在都一五年了还穿在身上,当时很时髦很流行,现在却像个土帽了。虽然教着洋文,却整个一个土包子。
大家都说,你们咋互相黑对方呢?老班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唉!都是钱闹的。”
提到钱老班偶尔也会发发人生感慨,说同样的人命是不一样的。他说你看我们班的语数英,我们这三科的老师,走路都带着风,上班刷卡,都是匆匆忙忙的,不忙能行吗?要是再遇到几个nc的各硬的学生,操心呵!一天改多少道错,打多少个勾呵。再看教音乐的路老师,走起路来都能一步三摇把那杨柳细腰扭成舞蹈,天天向上那日子就像“奔跑吧,兄弟”。我给你们说,本班最羡慕的就是你们的石老师,天天轻轻松松的来,轻轻松松走,人家打个卡都带着深沉,帽子拉的低低的,领口高高的手插在口袋里,迈着悠闲的步伐,回到办公室喝茶看报,一周上不了几节课,画个大水杯子,说“比着画呵。”,说完继续看他的书,看的那书都是“怕踢”的。说挣钱多少,人家才不在乎呢,人家求幅画那是多少钱,得求!懂吗?那才叫生活。与他们比我们弱爆了,我们简直就是sb。
有很多人都感觉这个老班有些闹,好像玩世不恭,不过周栋栋与大师们都喜欢他。他们也准备在期中考试中,给老班一份像样的答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