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传记大师

《毛泽东与蒋介石》(全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5 22:20:0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幕后密使杨虎城曾两度申请加入共产党

周恩来跟张学良会谈后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又匆匆离去。翌日—— 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张杨两部关系由你统一接洽并指导之,以其处置随时告我们,我们一般不与发生关系,对外示统一,对内专责成。”毛泽东此处提及的“杨”,即杨虎城。杨虎城与毛泽东同庚,都生于一八九三年,他是陕西蒲城人氏。杨虎城本名杨,这是一个很冷僻的名字,念“忠”。后来以号为名改为杨虎臣,据其女杨拯英告诉笔者一九九一年四月二日采访于西安。,杨虎城与谢葆真恋爱时,情书署“呼尘”,即“虎臣”谐音。一九二六年,他主持陕西军务,在吴佩孚部将刘镇华入陕时,他和李虎臣一起坚守西安,人称“二虎守长安”。为表守城之志,两人均改名“虎城”,即杨虎城、李虎城,一时传为佳话。后来,杨虎城竟以此名传世。杨虎城在一九二四年加入国民党,旋任国民军第三师师长。一九二九年投归蒋介石,任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十四师师长。不久,任十七路军总指挥,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成为陕西权重一时的人物。他的军队大多是本地兵,称“西北军”。与张学良的东北军一样,西北军也非蒋介石嫡系。
一九三三年三月,蒋介石派嫡系胡宗南部队进入甘肃,以钳制杨虎城。同年六月三日,蒋介石突然宣布解除杨虎城的陕西省政府主席之职,委派邵力子替代。于是,蒋、杨矛盾日益明显。自从张学良的东北军入陕,张、杨两将军很快就结为挚友,因为他们都主张抗日,主张联共,而且又都与蒋介石有着矛盾。比起张学良来,杨虎城与中共的关系更深,杨虎城甚至两次申请过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在一九二七年,当杨虎城出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十路军总司令时,他的四周便一片“赤色”:军部秘书长蒋听松是中共党员,军部政治处处长魏野畴是中共党员,第一师参谋长寇子严、第二师政治处处长曹力如也都是中共党员。他办了个军事学校,校长南汉宸也是中共党员——后来,南汉宸曾出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行长、中国银行董事长。给了杨虎城以极大影响的,还有一位让人意想不到的小小女子。她便是前文已经提及的谢葆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0:33 |显示全部楼层
据杨拯英告诉笔者,谢葆真原名谢宝珍,西安人,比杨虎城小整整二十岁。
一九二七年,十四岁的谢葆真剪掉了辫子,换上军装,成为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政治部所直辖的前线工作团团员。这个工作团,近似歌舞团。政治部部长乃中共党员刘伯坚,他早在一九二二年便加入共产党,担任旅欧总支部书记。工作团团长乃中共党员宣侠父,一九二三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受刘伯坚、宣侠父影响,小小年纪的谢葆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谢葆真被调往正驻守在安徽省太和县的杨虎城部队的政治处宣传科工作。杨虎城爱上了这位年轻活泼的女性。杨虎城在与南汉宸、魏野畴谈话时,好几次提及,希望能让谢葆真帮助他读书学习。南汉宸、魏野畴知道杨虎城所说的“读书学习”的含义。于是,他们向中共河南省委请示——太和县在安徽西北部,与河南相邻,杨虎城部队中的中共组织当时受中共河南省委领导。一九二八年一月,中共河南省委批准了谢葆真和杨虎城结婚。于是,三十五岁的杨虎城和十五岁的谢葆真,在一九二八年春节前夕步入太和县教堂,举行了婚礼。对于杨虎城来说,这是他的第三次婚姻。第一次:一九一六年,二十三岁的他和罗培兰结婚;第二次:一九一九年,二十六岁的他和张惠兰结婚。
在和谢葆真结婚的宴会上,有人问:“杨将军,你为什么爱上小谢?”杨虎城坦然答道:“我知道她思想进步。结了婚,她可以直接帮助我。”谢葆真即接着说道:“我不要你山盟海誓,只要你革命就行了!”杨虎城高高举起酒杯:“好!为革命到底,白头到老,干杯!”杨虎城决意和谢葆真结合,是知道小谢的政治身份。也正因为这样,杨虎城才会向南汉宸、魏野畴提出要小谢帮助他读书学习——他知道南、魏的政治身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1:03 |显示全部楼层

杨虎城在一九二七年冬,便曾提出申请,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中共河南省委致中共中央的报告中,便写及:杨本人近来因环境所迫,非常同情我党,并要求加入我党,要求我们多派人到他的部队中去,无论政治工作人员和军事工作人员都欢迎。丁雍年:《西安事变前的中共和杨虎城的关系》,载《杨虎城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但是,中共河南省委又认为,“杨军系土匪和民团凑合而成”。为此,他们没有同意杨虎城加入共产党——只是批准了谢葆真和杨虎城结婚。
一九二八年四月,杨虎城和妻子谢葆真及秘书米暂沉(中共党员)赴日本疗养,在日本再度向中共东京市委提出申请,要求加入共产党。他说他要“做一个贺龙”。中共东京市委即向中共中央请示。
一九二八年十月九日,中共中央函复中共东京市委:杨虎臣入党问题中央已允其加入,交由你们执行加入手续。加入手续如下:须三个同志的介绍,候补期为半年。再望你们与他谈一次话,指明两点:(一)目前党的任务主要是争取广大的群众以准备暴动,而不是马上就要实行总暴动,总暴动是我党的前途,目前当不是一个行动的口号而是一个宣传的口号,尤不是每个同志一加入就派回国来暴动。(二)每个党员加入后如在工作上需要时,党仍须调其往他处工作,不应给某个同志以固定时期的修(休)养。丁雍年:《西安事变前的中共和杨虎城的关系》,载《杨虎城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此函由于传递延误,送达东京时,杨虎城已于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回到上海,中共东京市委错过了为杨虎城办理入党手续的机会。杨虎城呢?他误以为中共不同意他入党,既然两度申请均未获准,从此他也没有再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虽说中共中央一九二八年十月九日函已批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不过,杨虎城对中共一直有着亲切感。何况,他的妻子谢葆真、秘书米暂沉均为中共党员,不断沟通着他与中共之间的联系。后来,当他出任陕西省主席时,居然任命南汉宸为省政府秘书长——虽说那时南汉宸自一九二八年因中共河南省委遭破坏而失去组织关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1: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幕后密使红色密使频访杨虎城

毛泽东率红军抵达陕北后,目光关注着杨虎城这位西北军的首脑。毛泽东知道杨虎城曾有过红色历史,以及和中共密切交往,便在暗中和他联络。一位中共密使,怀揣毛泽东亲笔信,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从陕北鄜县西部红军前线指挥部出发,潜入西安。此人名叫汪锋。据汪锋回忆,他那时正在瓦窑堡,忽地贾拓夫前来找他。贾拓夫那时化名关锋——三十年后关锋曾名噪中国,只不过那位“中央文革”的关锋,并非此关锋。贾拓夫这“关锋”在“文革”中挨斗,于一九六七年五月含冤去世。贾拓夫是陕西神木县人,一九二八年加入共产党,担任过中共陕西省委秘书长,参加过长征。此时,他担任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白区工作部部长。他通知汪锋,马上赶往前线总指挥部——鄜县西边的套通塬东村。汪锋星夜赶到那里,见到前线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才知是毛泽东找他。毛泽东在一个土窑洞里接见了汪锋,交给他一封致杨虎城的亲笔信,要他潜入西安,面呈杨虎城。
汪锋把毛泽东的信,缝入羊皮袄里出发了。他一路日夜兼程,在长武县附近被两个特务所注意,抓住他搜查,搜出了藏在羊皮袄中的信。幸亏那个人是“土特务”,见信是写给杨虎城的,吓了一跳。汪锋也就趁机说自己乃是西北军派往红军的特工,倒是把对方懵住了。后来,特务同意用卡车“押送”汪锋进西安,使汪锋一路上省了许多麻烦。到了西安,汪锋把毛泽东的信交给了杨虎城秘书。毛泽东的信,全文如下:
鄙人等卫国有心,剑履具备,行程两万,所谓何来?既达三秦,愿求同志。倘得阁下一军,联镖并进,则山河有幸,气势更雄,减少后顾之忧,增加全军之力。鄙人等更愿联合一切反蒋抗日之人,不问其党派及过去之行为如何,只问今日在民族危急关头是否有抗日讨蒋之诚意,凡愿加入抗日讨蒋之联合战线者,鄙人等无不乐于提携,共组抗日联军,并设国防政府主持抗日讨蒋大计。此时此际,毛泽东所提及的,尚是“反蒋抗日”、“抗日讨蒋”。杨虎城看罢,并未对毛泽东的信作出热烈的反应,只是派军法处处长张依中出面,招待汪锋住下,说是容他考虑一些时日。杨虎城为什么如此冷淡?其实,他读了毛泽东的信,是极度高兴的。但是,他不认识汪锋,生怕内中有诈——万一那封毛泽东的信是伪造的,而来者是蒋介石手下的特务,事情就麻烦了。他不能不谨慎行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1:50 |显示全部楼层

杨虎城急派手下的陕西省政府秘书崔孟博去天津。杨虎城知道,崔孟博是中共地下党员,而那时南汉宸正在天津。杨虎城要崔孟博向南汉宸了解,来人汪锋究竟是何等人物,是否真的由毛泽东所派。崔孟博抵达天津时,不巧,南汉宸外出,未遇。崔孟博于是前往中共北方局,情报部部长王世英接待了他。王世英,字子杰,山西洪洞县人,刚过而立之年。他虽年轻,却从事中共地下工作多年。一九三一年,他作为中共特派员潜伏国民党的心脏地区——南京,派出多名中共党员打入蒋介石的特务部门复后社。翌年,当新的特务组织蓝衣社成立时,他又派了七八个中共党员打入。后来他被国民党特务察觉,才匆匆离开南京,转往上海,又转往天津,出任中共北方局情报部部长。知道事关重大,王世英亲自随崔孟博前来西安。
崔孟博一到西安,马上告诉杨虎城的机要秘书王菊人,说是他从天津带来了一位比南汉宸更为重要的人物。王菊人巧妙地安排了杨虎城和王世英见面:他先把王世英带到西安九府街杨虎城的别墅止园,让王世英坐在客厅东面的一间小屋里,然后把门反锁,带走钥匙,交给了杨虎城。中午时分,杨虎城说是要到止园午睡。待警卫们离开客厅之后,他悄然打开小屋的锁,入内与王世英进行低声密谈……就这样,杨虎城不仅与中共北方局有了直接的联系,而且从王世英那里得到证实,汪锋确系毛泽东所派。
杨虎城脸上狐疑的神色消失了。他终于决定亲自会晤汪锋。他跟汪锋热烈地进行了交谈。汪锋在西安城里住了一个多月,跟杨虎城进行了三次会谈。此后,毛泽东又频频派出密使,进入那座四四方方的西安城:一九三六年春,从德国留学归来的王炳南,被派往杨虎城那里,负责杨和中共之间的联络工作。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三日,毛泽东又写亲笔函致杨虎城,交秘书张文彬前往西安,面呈杨虎城。二十六岁的张文彬,湖南平江人。他后来曾任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广东省委书记,于一九四四年死于国民党狱中,时年不过三十四岁,所以不大为人所知,曾任毛泽东秘书。
毛泽东这封信写道——
虎臣先生勋鉴:
先生同意联合战线,盛情可感。九个月来,敝方未曾视先生为敌人……先生如以诚意参加联合战线,则先生之一切顾虑与困难,敝方均愿代为设计,务使先生及贵军全部立于无损有益之地位。比闻贵部将移防肤洛,双方更必靠近,敝方庆得善邻,同时切望贵部维持对民众之纪律,并确保经济通商。双方关系更臻融洽,非特两军之幸,抑亦救国阵战之福。具体办法及迅速建立通信联络等事,均嘱张同志趋前商订。专此奉达,不尽欲言。
敬颂
公祺
毛泽东
八月十三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2: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幕后密使射向汪精卫的子弹帮了蒋介石的大忙

走笔行文至此,该掉过笔头,写一写本书的另一主角——蒋介石。那时的蒋介石,面临着三大对手:就国际而言,日军步步进逼,威胁着他的生存;就国内而言,毛泽东领导的中共,被他视为心腹大患;就党内而言,汪精卫跟他面和心不和,争权夺利日烈。
自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汪精卫出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三月六日蒋介石出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形成了“蒋主军、汪主政,蒋、汪共同主党”的“蒋汪体制”。然而,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一阵突然响起的枪声,击碎了勉强维持了三年多的“蒋汪体制”……那天,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在南京举行。会议按照预定的程序,一步接一步进行着:清早七时,全体代表到紫金山中山陵谒陵。上午九时,会议在中央党部礼堂开幕,由汪精卫作报告。汪精卫的报告不过二十来分钟。报告毕,一百多名中委走出礼堂,在门口拍照留念。中委们分成五排,前排坐,后排站。前排正中的两把椅子,理所当然是留给蒋介石、汪精卫坐的。汪精卫已经坐定,而蒋介石的位子却空着。等了一会儿,说蒋介石有事,不来拍照了。于是,九时三十五分,一阵喀嚓声之后,摄影完毕。就在中委们回身朝礼堂走去时,在记者群中忽地发出“打倒卖国贼”的呼喊,紧接着连响三枪,均命中汪精卫:一枪中左臂,一枪中左颊,一枪中背部肋骨。
汪精卫踉跄倒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2:45 |显示全部楼层
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懵了张静江,他连忙趴在地上。孔祥熙赶紧钻到附近一辆汽车底下。倒是张群镇静,回过身子一把拦腰抱住那开枪的记者。那记者这时又连鸣两枪。说时迟,那时快,张学良飞起一腿,踢掉了记者手中的短枪。这时,汪精卫的卫士,击倒了那记者。蒋介石闻枪声,带着卫士赶来。他来到汪精卫身边,半跪着,扶起汪精卫的头,那模样极为关切。正在淌血的汪精卫,以为自身性命难保,吃力地对蒋介石说道:“蒋先生,你今天大概明白了吧。我死之后,要你单独负责了。”这时,正在一侧的汪精卫之妻陈璧君,对蒋介石不客气了。在她看来,拍照时蒋介石不在场,显然是蒋介石要对汪精卫下毒手。她当着张学良、陈公博、褚民谊等中委的面,对蒋介石大声说道:“你不要汪先生干,汪先生就不干,为什么要派人下此毒手!”顿时,蒋介石如同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辩!他只得强忍着,陪着陈璧君,把汪精卫急送中央医院救治。此事乃爆炸性新闻,马上被各报刊以醒目地位加以报道,标上“中央震惊”、“举国震惊”之类大字标题。议论如沸,蒋介石一时成了猜疑的中心。蒋汪之间,早已面和心不和,所以连陈璧君都当着蒋介石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更何况别人会说是蒋介石杀汪!不过,也有明显的令人费解之处:蒋如要杀汪,何必当着全体中委的面杀他?其实,那天蒋介石见现场颇乱,张学良、阎锡山及西南的一些地方实力派都带马弁二名,记者又那么多,生怕出事,便坐在休息厅里,不愿去拍照。汪精卫见蒋介石没有下来,特地去请他。
蒋介石对汪精卫道:“今天秩序很不好,说不定要出事,我决定不参加摄影,我希望你也不要出场。”汪精卫闻言,说:“各中委已伫立良久,专候蒋先生。如我再不参加,将不能收场,怎么能行?我一定要去。”事情果真被蒋介石料中。汪精卫一去,便倒在血泊中!杀手究竟是谁?当场被汪精卫卫士击倒的,是晨光通讯社记者,叫孙凤鸣。原本是十九路军的一名排长。他受伤颇重,送入医院已是垂危了。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是一个老粗,不懂得什么党派和主义,要我刺汪的主使人就是我的良心!”虽然孙凤鸣被列为“要犯”,蒋介石下令全力抢救,以查清此案,宪兵司令谷正伦守在他的床前,但孙凤鸣只说那么几句话,再不愿说什么,于翌晨死去。此案惊天动地,自然要深究细查。后来,才弄明白,只是孙凤鸣、华克之、张玉华、贺坡光这四位青年策划的,并无大人物指使。孙凤鸣要刺杀的,原本是蒋介石。他们认为,蒋介石对日军步步退让,只有杀了蒋介石才能拯救中华民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3:16 |显示全部楼层
谁知蒋介石诡诈多疑,那天不下来参加摄影,孙凤鸣便把子弹射向了汪精卫。
这四位青年中的华克之,如今年已九旬,仍健在。他后来奔往延安,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潘汉年手下的秘密工作者。一九九二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华克之传奇》,记述他传奇的一生。
那四位小人物,刺杀汪精卫。虽说汪精卫未死,然而重伤使他不得不暂离政坛,出国治疗。诚如一九二五年廖仲恺被刺,成了蒋介石晋升、夺权的绝好机会;这一回,汪精卫被刺又成了蒋介石独揽大权的绝好机会——虽说刺廖和刺汪,确实与蒋介石无关。刺客的子弹射向蒋介石的政敌,理所当然给蒋介石帮了大忙。
国民党的四届六中全会,是为召开“五全”大会作准备的。汪精卫遭刺后的第十一天——十一月十二日,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十二月七日,则召开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蒋介石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副主席——主席虽是胡汉民,但受蒋排挤而在国外。蒋介石又兼任了原先由汪精卫担任的行政院长。这样,蒋介石也就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蒋汪体制”——“蒋主军、汪主政,蒋、汪共同主党”的局面,从此画上句号。这时,毛泽东在中共方面的地位,与蒋介石颇为近似:在党务方面,虽然名义上张闻天是总负责,但实际领袖是毛泽东;另外,毛泽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又是红军的最高军事首长之一(虽然中央军事革命委员会主席此时是朱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3:4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幕后密使何香凝的裙和续范亭的血

蒋介石对于中共,在四一二反gemin政变之后,向来是一个“剿”字:对于井冈山一次次“会剿”;对于江西中央苏区五次“围剿”;红军被迫长征,来个前堵后截;红军到达陕北后,则来个“西北剿匪”。面对着日本的侵略,蒋介石的“名言”是“攘外必先安内”。此言出典于一九三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蒋介石的《致全国同胞电》。同年一月三十日,蒋介石在顾维钧就任外交部长的宣誓仪式上,对这一方针又作了如下解释:“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未有国不统一而能取胜于外者。故今日之对外,无论用军事方式解决,或用外交方式解决,皆非先求国内统一不能成功。”蒋介石把意思说得很明白,那就是只有先消灭中共,方能抗日。随着日军步步深入,国土成片沦陷,抗日呼声日益高涨,对于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国策的不满愈加强烈。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忽地收到一个包裹,内中是一条裙子!是谁给蒋介石寄裙子?干吗给蒋介石寄裙子?包裹内放着署名何香凝的一首诗。何香凝,廖仲恺夫人也。她的诗,全文如下廖梦醒:《我的母亲何香凝》,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为中日战争赠蒋介石及中国军人以女服有感而作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气,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消息传出,一时间成为新闻笑谈。刚刚爆过笑的新闻,又爆出哭的新闻:那是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时,南京中山陵祭堂前忽地传出一声惨叫,一位男子用短剑自戕,血流一地。他的司机急送他至医院,因抢救及时,才算免于一死。此人便是国民党“五全”大会代表、中将续范亭。他在自戕前,留下《哭陵》一诗:谒陵我心悲,哭陵我无泪;瞻拜总理陵,寸寸肝肠碎。
战死无将军,可耻此为最;
腼颜事仇敌,瓦全安足贵。
续范亭的诗,道出国民党内抗日军人的心声,恰好和何香凝的诗相呼应。
何香凝赠裙,续范亭自戕,是中国抗日大潮中的两朵花。全国上下,对“攘外必先安内”的抨击日烈。最使蒋介石惴惴不安的是,在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主席的胡汉民,原是人所共知的国民党右派,却居然发表与“攘外必先安内”相左的言论:“与其亡于日,毋宁亡于赤!”“宁挂红旗,不挂日旗!”蒋介石审时度势,意识到再坚持“攘外必先安内”,会危及他的地位。虽说他仍在那里“剿共”,却在暗中派出密使,希冀跟中共进行和谈……不过,虽说蒋介石每天都在战场上跟毛泽东交手,可是要找到一条安全、可靠的秘密途径给毛泽东递上橄榄枝,倒也颇费一番周折。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3-5 22:24: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部分:幕后密使“波茨坦”号上奇特的“随员”

一九三五年底,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结束不久,圣诞节前夕,一艘名叫“波茨坦”号的德国巨型油轮,离开上海黄浦江码头,驶向遥远的欧洲。船上的贵宾舱里,住着国民党政府新派的驻德大使程天放、少将陆军武官酆悌。此外,还住着“随员”李融清和江帆南。按照国民党政府的规定,随员是不能住贵宾舱的,只能住二等舱或三等、四等舱。这一回,为什么破例呢?
原来,那两位“随员”,来历非凡,按职务,比程天放、酆悌高得多。那位化名李融清的,乃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陈立夫,而化名江帆南的则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张冲。其实,这和叶剑英化装成马夫进入西安酷似——国共两党在进行秘密工作时所用手法竟是如出一辙!三十五岁的陈立夫是国民党要人。所谓“四大家族”,即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和陈果夫及陈立夫兄弟。
陈果夫、陈立夫是亲兄弟,陈果夫为兄,陈立夫为弟,浙江吴兴人氏。陈家与蒋介石的关系,非同一般。陈果夫、陈立夫之父,叫陈其业。陈其业之二弟,叫陈其美,即陈英士。蒋介石十九岁时赴日本求学,陈其美是他的同学,并介绍他加入同盟会。蒋介石与陈其美为结盟兄弟,也就视陈果夫、陈立夫为侄子,对他们深为信任。陈立夫早年赴美,获矿业硕士学位。一九二六年夏,陈立夫经其兄陈果夫介绍,出任蒋介石机要秘书,从此成为蒋介石心腹。一九二八年,陈立夫任国民党中央党部调查科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机要科主任。以陈立夫和陈果夫为首,建立了“中央俱乐部”,英文名称为Central Club,简称“CC”。CC派成了蒋介石的特工组织。也真巧,“陈”姓的英文开头字母也是“C”,“C
C”恰好是“二陈”!在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上,陈立夫当选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委,足见他地位的显要。蒋介石指派陈立夫为密使,理所当然。至于为什么选择张冲为陈立夫的副手,有三层原因:
第一,比陈立夫小四岁的张冲,浙江乐清人氏,十九岁时从温州中学毕业后,便入北京大学俄语系,精熟俄语。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