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楼主: 传记大师

《毛泽东与蒋介石》(全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0 11:21: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部分:隔着海峡蒋介石迫使李宗仁让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1:39 |显示全部楼层
在蒋介石回台北前三天,国民政府迁至台北。不过,此时的国民政府,只有行政院,而代总统李宗仁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附设的长老会医院。蒋介石虽然是台湾的实权人物,是“非常委员会”主席,是国民党总裁,但毕竟是下野总统。一国无总统,总是“名不正,言不顺”。蒋介石早有复出之意,无奈,总得由代总统李宗仁主动让位才行。可是,李宗仁却怎么也不肯让位,甚至把蒋介石的复出称为“复辟”。据李宗仁回忆,蒋介石的复出计划,早在一九四九年七月,便已开始进行了:七月间,我还在广州的时候,黄埔系将领及蒋夹袋中的政客,已有请蒋复职的企图,然那时尚无人敢公开提出。抵渝之后,情势便迥然不同了。他们认为广州既失,我已堕入蒋的瓮中,可以任其摆布了。这时,CC系和政学系控制下的报纸,对蒋已不再以“总裁”而径以“总统”称呼。我深知蒋已呼之欲出,不久便要“复职”了。
果然不久,吴忠信、张群、朱家骅等便先后来找我,他们不敢明言要我劝蒋复职,只是含糊其辞地说当前局势紧张,希望我拍一电报请蒋来渝坐镇。其实,蒋一直在飞来飞去,向来不需要我敦请,现在何以忽然要我拍电促驾呢?他们辞穷,便隐约说出希望我声明“引退”,并参加他们“劝进”。当吴忠信仍向我叨叨不休时,我勃然大怒道:“礼卿兄,当初蒋先生引退要我出来,我誓死不愿,你一再劝我勉为其难;后来蒋先生处处在幕后掣肘,把局面弄垮了,你们又要我来‘劝进’。蒋先生如要复辟,就自行复辟好了,我没有这个脸来‘劝进’!”他们见我态度坚决,才不敢勉强。《李宗仁回首话当年》,湖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只是由于李宗仁不愿让位,蒋介石这才无法“复辟”。
李宗仁在美国,倒是真的动了手术。据其自云,是“割治十二指肠”,“恢复甚快”,“一九五○年一月间,我身体已大致复元”。一月二十日,李宗仁出院仍在美国居住。台北的监察院连连电催李宗仁回台,李宗仁不愿回去,但又不愿让位。
蒋李矛盾,终于公开爆发。一九五○年二月二十一日,非常委员会致电李宗仁,限他三天内回到台北,不然就被视为放弃“代总统”职权。李宗仁拒绝回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1:56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月二十五日,“监察院”弹劾李宗仁。
三月一日,蒋介石宣布复职,即复任“中华民国总统”。
三月十三日,蒋介石在“革命实践研究院”讲话时,谈到了他三次复职的经历:“我每一次复职时所预定的目标,亦无不如计完成。我在第一次复职以后,不到八个月的工夫,北伐即告成功。第二次复职以后,虽然经过十四年的长期奋斗,但终于促使日本投降,达到了我们雪耻复仇收复失地的目的。现在是第三次复职了,这一次复职以后,我们革命的目标,是恢复中华民国,消灭共产国际……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完成我第三次复职的使命。”
从此,蒋介石到他死去,一直连任“中华民国总统”,成了终身“总统”:蒋介石是在一九四八年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按照《中华民国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六年。一九五○年三月,他尚在任期之内,只是由下野变为复职重任。一九五四年,六年期满,蒋介石连任第二届“总统”。
一九六○年,又六年期满,而《中华民国宪法》规定“总统”只能连任一次。为了使蒋介石连任“总统”,“国民大会”通过了《临时条款》:“动员戡乱时期,总统、副总统得连选连任,不受宪法第四十七条连任一次之限制。”据此,蒋介石连任第三届“总统”。
又据《临时条款》,蒋介石每六年连任一次“总统”。他在一九六六年,连任第四届“总统”。到了一九七二年,年已八十五岁的蒋介石,向“国民大会”发表了逊谢之辞:“本人已多年膺任此职,深感歉疚,谨郑重恳请诸位代表另选贤能,继承本人担任总统职位。”自然,“国大”代表们表示恳请。于是,蒋介石不得不表示“只得迁就民意”。这样,再据《临时条款》,蒋介石连任第五届“总统”。倘若他不死的话,定然会据《临时条款》,连任第六届“总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2: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部分:隔着海峡蒋介石反思失败的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2:30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清晨六时,台北介寿路准时响起“中华民国国歌”,青天白日满地红之旗徐徐升起。
那里是“总统府”的所在地。路名为“介寿路”,是纪念蒋介石六十诞辰时取的。总统府原本是东南军政长官公署,也改称“介寿馆”。蒋介石在一九五○年三月一日复任“总统”时,便在介寿馆三楼办公。
在蒋介石的办公桌上忽然出现一本不平凡的书,书名曰《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作者乃海峡彼岸他的政敌毛泽东。
毛泽东此书写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蒋介石怎么会研读起毛泽东的十四年前的旧著呢?在毛泽东此书的千千万万的读者之中,蒋介石是最特殊而读了最有体会的一位。因为毛泽东此书所写的,就是如何打败蒋介石的战略问题。当年,蒋介石就翻过这本书。无奈,他正忙于跟毛泽东打仗,静不下心来。如今,他是败军之将,正在作沉痛的反思。读毛泽东此书,他感慨万分。他这才明白,他败在毛泽东手下,是因为毛泽东确实是一位熟知战争规律的战略家。毛泽东正是用这些战略战胜了他。
毛泽东写道:“弱军对于强军作战的再一个必要条件,就是拣弱的打。”可不是吗?毛泽东经常用的就是这一手。毛泽东又说:“‘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就是今天我们的运动战的通俗的解释……一切的‘走’都是为着‘打’,我们的一切战略战役方针都是建立在‘打’的一个基本点上。”可不是吗?毛泽东也常用这一手。毛泽东还说:“‘拼消耗’的主张,对于中国红军来说是不适时宜的。‘比宝’不是龙王向龙王比,而是乞丐向龙王比,未免滑稽。”想当年,井冈山上的毛泽东确实是个“乞丐”,而拥有数百万军队的蒋介石确实是“龙王”。最令蒋介石叹息不已的是毛泽东书中的一段话:“谁人不知,两个拳师放对,聪明的拳师往往退让一步,而蠢人则其势汹汹,辟头就使出全副本领,结果却往往被退让者打倒。”蒋介石不正是毛泽东所说的“蠢人”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3:05 |显示全部楼层
定思痛,蒋介石检讨着自己在大陆失败的原因。蒋介石此时此际,认识到自己在发动内战之初所实行的“速战速决”、“全面进攻”犯了战略性的错误。蒋介石说:“我们在进攻中虽然占领了许多城市,却要处处设防,尤其是交通要点和后方基地更须置重兵据守,每处至少布置一团以上兵力,我们的兵力就这样被四处分散,并且都成了不能机动使用的‘呆兵’,而共军则能随时集中主力,采取主动,在我们正面积极活动,伺机突袭,将我各个击破。”在此之前,蒋介石也曾这样说过:“国军处处设防,备多力分,形成处处薄弱之虞。共匪乘此弱点,乃‘以大吃小’之战法,集中其全力攻击我薄弱之一点,于是屡被其各个击破,此所以逐渐造成今日严重之局势。”蒋介石在作了这些战略检讨之后,认为:“我们此次失败并不是被共匪打倒的,实在是我们自己打倒了自己!”蒋介石总结了四条“自己打倒自己”的原因:
第一,是内部不能精诚团结,因之予奸匪以分化挑拨的可乘之机。
第二,是违反国父遗教,大家不以服务为目的,而以夺取为目的。
第三,是丧失了革命的党德,不能以个人自由与能力,贡献于革命大业。
第四,是丧失了民族的自信心,不知道民族道德的力量和民族精神的伟大。”
蒋介石反思了自己的军队,总结了高级将领们的八大缺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3:56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位主义;
(二)包办主义;
(三)消极被动,推诿责任;
(四)大而无当,粗制滥造;
(五)含糊笼统,不求正确;
(六)因循苟且,得过且过;
(七)迟疑犹豫,徘徊却顾;
(八)主观自大,故步自封。
由此,蒋介石认为,他的军队也就成了“六无”之军,即“无主义、无纪律、无组织、无训练、无灵魂、无根底”的军队。
由此,蒋介石认为,军人们也就成了“六无”之军人,即“无信仰、无廉耻、无责任、无知识、无生命、无气节”的军人。
由此,蒋介石得出结论:“非失败不可。”
蒋介石说:“我们的几百万军队,没有同共军作过一番较量,就被解决了,无数优良的装备送给了共产党,用来消灭我们自己。”其实,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倒也调侃地说过这样类似的话:“伦敦和汉阳的兵工厂,我们是有权利的,并且经过敌人的运输队送来。这是真理,并不是笑话。”难怪,毛泽东常常笑称蒋介石为“运输大队长”,给他送来“无数优良的装备”。蒋介石又反思了国民党。他总结了国民党的散漫、腐朽:“党内不能团结一致,同志之间,派系分歧,利害摩擦,违反党纪,败坏党德,以致整个的党,形成一片散沙,最后共党乘机一击,遂致全盘瓦解,彻底崩溃。”为此,蒋介石在一九五○年一月,着手成立了“国民党改造案研究小组”。为此,蒋介石在一九五○年三月,向二千名国民党中高级干部,发表了长篇演说。他的演说分三大部分:
一、虚心接受中国大陆失败的教训。
二、不惜牺牲感情与颜面,彻底改造。
三、他自己将鞠躬尽瘁,争取最后胜利。
蒋介石的演说,使在座不少人涕泪满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4:13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部分:隔着海峡美国政府既“抛蒋”又“弃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4:35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便去苏联访问。一九五○年二月十四日,毛泽东和斯大林在莫斯科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与苏联结盟。虽说毛泽东曾与斯大林有过一些意见分歧,但是大体上关系还不错。毛泽东早在一九四九年六月三十日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便宣告“一边倒”,即倒向苏联。
毛泽东是这么说的:“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我们反对倒向帝国主义一边的蒋介石反动派,我们也反对第三条道路的幻想。”紧接着,在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由毛泽东起草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宣言中,非常明确地写上了:“首先是联合苏联和各新民主国家,以为自己的盟友,共同反对帝国主义者挑拨战争的阴谋,争取世界的持久和平。”
毛泽东提到的“新民主国家”,即后来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正因为这样,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在苏联率先予以承认之后,在一九四九年十月三日至五日,“新民主国家”便接连予以承认,内中有保加利亚、匈牙利、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稍后,有蒙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阿尔巴尼亚。毛泽东在外交上,果真行“一边倒”。蒋介石则倒向美国,这原本是毫无疑问的。可是,由于蒋介石的战败,美国总统杜鲁门希冀“换马”,转为支持李宗仁,一度使蒋介石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境地!毛泽东口口声声骂蒋介石为“美帝国主义的走狗”,眼下“美帝国主义”要抛掉蒋介石,怎不使蒋介石极度尴尬?!杜鲁门不悦于蒋介石,这在当年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时,已经明明白白地显露出来。一九四九年八月五日,美国《中美关系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的发表,不仅深深激怒了毛泽东,他为此写了一系列文章抨击《白皮书》,而且也深深激怒了蒋介石,因为《白皮书》用相当多的篇幅批评蒋介石的无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0 11:24:53 |显示全部楼层
最使蒋介石恼火的是,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居然如此“目中无蒋”。艾奇逊把国民党的惨败,归结为“其领袖不能应变,其军队丧失斗志,其政府不为人民所支持”。一句话,美国政府此时所实行的政策曰“抛蒋”。毛泽东反正已经“一边倒”,他骂“美帝国主义”,骂得再厉害,也无所谓。所以他可以连篇累牍地公开抨击《白皮书》;蒋介石却全然不同,他只能在他的日记中,悄悄地发泄他对于《白皮书》的愤懑。
《白皮书》发表之际,蒋介石正在韩国访问。蒋介石在八月六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到韩国后,更觉定静光明,内心澄澈无比,是天父圣灵与我同在之象征也。对美国《白皮书》可痛可叹,对美国务院此种措置,不仅为其痛惜,不能不认为其主持者缺乏远虑,自断其臂而已。”蒋介石还恨恨地写道:“甚叹我国处境,一面受俄国之侵略,一面美国对我又如此轻率,若不求自强,何以为人?何以立国?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回到台湾后,蒋介石得以细细阅读《白皮书》,他在八月十日的日记中,连着骂了马歇尔、艾奇逊和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因欲掩饰其对华政策之错误与失败,不惜彻底毁灭中美两国传统友谊,以随其心,而亦不知其国家之信义与外交上应守之规范;其领导世界之美国总统杜鲁门竟准其发表此失信于世之《中美关系白皮书》,为美国历史上留下莫大之污点。此不仅为美国悲,而更为世界前途悲矣。”随着《白皮书》在世界上产生广泛的影响,蒋介石实在忍无可忍,终于以国民政府外交部的名义发表声明,斥责美国政府落井下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