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纪实随笔】我家有女初长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16 09:38: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吹个泡泡做个梦 于 2015-4-16 09:40 编辑

                                   30

二十几天的辅导班,女儿虽然依旧“铁将军”把门,心扉紧锁;虽然依旧不与我们交流沟通,不冷不热;虽然还像火爆仗一样,一点就爆。但经历了几次狂风暴雨,她累了,我们也倦了。就像国共两党刚刚签署了《和平协议》,虽然小摩擦不断,大局势相对还算平稳。

辅导班几乎全是老师或老师们亲戚、朋友的孩子,总共十几个人,是几个热心的老师自发组织形成的,为了孩子们以更加强劲的势头冲击初三毕业班。辅导班原计划上二十天,看看离开学还有些时日,老师们决定再延迟几日。

就是这延迟的几日,成为了撕裂《和平协议》、全面战争再次爆发的导火索。“不上了,就是不上了。”女儿自上幼儿园起,从来没有在上不上学上讲过条件,谈过价钱。几经争执,女儿终究有几天没去上学,除了我的几节作文课。

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我受不住家里这种窒息、压抑、一触即发的氛围。恰好一位大学同学约我到商河县给另一位大学同学“温锅”(同学刚买了新房子,给他祝贺),我一口答应下来。两个家庭、六口人,一辆车,我开。商河的同学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我给他“温锅”更主要目的是在路上,让女儿调节情绪,调整状态,毕竟马上开学了。

到了商河,同学见面,吃饭喝酒是必然的。我原计划在商河住一晚,用两天的时间好好浏览一下商河县的大好风光,也算是一次小型自驾游吧。客套寒暄一番,我询问起商河的自然风光,除了温泉只有温泉,大夏天泡温泉?男男女女,大大小小,一群普通老百姓,泡温泉?我感觉多少有点“有伤风化”的嫌疑。午饭我并没有喝酒,我们暂时决定转战东营,据说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在东营“发了迹”,成为了东营某个乡镇的乡镇长或者是副书记,仅仅是据说。

饭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们驱车上路,朝着东营的方向。我开车,随行的同学不断地联系能够联系上的所有大学同学,打探东营那位同学的信息。凭借着一个三百块钱的“水货”导航,我这个一出章丘就“调向”的迷糊虫,穿越滨州地区,竟然踏上了东营大地。就在进入东营地界后,终于联系上了东营的同学。

日暮时分,同学相聚,一十九年未相见,亲切依然。同学在东营市里安排了食宿,女人和孩子们大加赞赏,一桌子海鲜,珍馐佳肴,食之不尽;三个大老爷们,回味着能够记起来的大学里的那些闲闻轶事,推杯换盏,情意浓浓。

第二天,东营的同学有项迎查任务,我们两家六口驱车参观了东营湿地保护公园。黄河戈壁滩,地广人稀,苍苍茫茫,野草丰茂,空气温润。驱车行驶在黄河大堤上,信马由缰,心胸坦荡。那颗松弛的心,随着天际无限地扩展,扩展,说不出的大,大到要与天地融合,与自然交汇。黄河入海口,经纬分明,一半是黄河的浊黄,黄土高原的黄,中国人肤色的黄,漂漂渺渺,荡荡漾漾,诉说着五千年的沧桑与悲壮;一半是渤海的湛蓝,天空的蓝,纯净心灵的蓝,莽莽苍苍,浩浩汤汤,澎湃着亿万年的流觞和未来。窥谷忘反,望峰息心,站在这黄河与渤海的分界线,你的身心已经被掏空了,就像慧能禅师的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晚上我们赶到了龙口,一夜食宿,毋庸赘述。清晨起来,看了看龙口的码头,一潭死水;进进出出的渣土车,正在填海建楼,略无景致。翻看地图,蓬莱距此不远;传说中的人间仙境,炼丹修道之所,值得一看。蓬莱阁、田横栈道,依海而建,巍峨耸立,颇有几分气势。但从渤海中归来,见识了天地之和,鬼斧神工,再看这人工景观,只是平添了几分旅程,几分在路上的感觉而已。

本来打算再在路途中漫无目地滞留两日,但女儿说明天有个小学同学聚会,因为我从小管教严格,她从未参加过类似的聚会,坚持要赶回去。

下午四点许,从蓬莱出发,一路奔波,晚上九点多到达章丘。我不知道这一路行程女儿怎么想,我是喜欢这种在路上的感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6 09:41: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吹个泡泡做个梦 于 2015-4-16 09:41 编辑

                                  31

临近开学,我调换了工作,从绣水中学调到了明水教育办。有位领导曾经问过我愿意不愿意到教育办,我说谈不上愿意,也谈不上不愿意。

我的回答大大出乎领导的意料。可能很多人以为这是个“美差事”,即便不是美差,四十几岁的人,在领导面前也应该虚意客套,说个“愿意”、“感谢”之类的奉承话,这是妇孺皆知的人情世故。但这不是我的为人之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女儿,正在叛逆期的女儿。“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连自己的女儿都教育不好,有何面目直面学生,直面家长,直面社会,直面自己从事了二十年也必将从事到终年的教育事业。

“为什么?”领导疑惑地看着我。“谈不上愿意,因为孩子上初三了,毕业班,关键时刻,我本想在绣水中学看着她毕业。”我怎么能够说起孩子叛逆的糟心事呢,“谈不上不愿意,因为工作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我的一种人生阅历,新的工作岗位,会给我新的锤炼,更加丰富我的人生阅历。”

“孩子成绩怎样?”领导关切地问。“还可以,恐怕离四中实验班还有些距离。”大概是“瘦死骆驼比马大”的缘故,女儿初二期末考试在班里其实还是第一,在级部第七名,但进入初三,凭她一个暑假的叛逆、懒散“状态”,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也没敢说出女儿的真实成绩。四十几岁的人,也毕竟有着自己的虚伪。

领导爽朗地笑了:“还可以就是很优秀的意思了,考实验班应该没问题的。你进入了新单位,一定要放下包袱,好好工作。”“会的。”这也不是一句客套话,我无论干哪一项工作,都会毫不惜力,竭尽所能。

我希望女儿也能够回到健康发展的道路上来,在学业上尽其所能,不要辜负自己的天赋和前些年的努力。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我踏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女儿开始了她的初中毕业班生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