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6868694|回复: 21

相亲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4-1-9 14:39: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木的步乐阁 于 2014-6-6 17:37 编辑

    张洋硕士毕业参加工作已经两年了,收入倒是还不错,父母也健康恩爱,完全可以算得上幸福的一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已经年过30的张洋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这可急坏了盼着早日抱孙子的老爸老妈。

   其实父母急,张洋又何尝不急。他自认长得虽然不帅,但也不丑,按理找个女朋友不难,可是怎奈大学期间将精力都用来学习,错过了谈恋爱的最佳时期;工作以后,又因为经常出差,跟公司里女同事交流的机会极少,始终抓不住发展关系的机会。谈恋爱的事就这样耽搁下来,一直拖到了今天。

    无奈之下,一向抵触相亲的张洋开始主动要求父母给自己安排相亲。老爸老妈见儿子终于松口,自是大为兴奋,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号召七大姑八大姨、同事和朋友们为张洋择偶。从此以后,每个月里张洋几乎把一半的休息时间都耗在了相亲上。然而,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国菜、法国菜、日本菜、韩国菜、泰国菜、开封菜……省城里几乎有点档次的餐馆、酒店都被张洋吃了个遍,足足见了51个姑娘,不是他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他,竟没有一个合适的。

    入夜,张洋双手抱头躺在床上,呆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屋外父母还在为找儿子找女朋友的争吵不休,“噪音”顺着门缝闯进屋来,钻进张洋的耳朵里,给本就烦躁的他更添了几分愁绪。今天偶听同事说有男性朋友要结婚,结婚的对象是从大型征婚交友网站上认识的……这只言片语如同指路明灯,给了张洋不小的提示。网上交友,这是他以前从未用过的交友形式,据说很多网上交友者遇到了骗子。他直犯嘀咕,心里虽在犹豫是否也该试试去网上觅得佳缘,手上却没闲着,按下计算机开关,盯着屏幕辗转思虑了半天,低喃一声:“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鼠标轻点,选择了一家相对知名的大型征婚交友网站,输入个人信息并上传个人相片注册了账号,网名叫做“微感”。账号注册不足5分钟,仅是去趟洗手间洗手间的功夫,张扬便兴奋的发现已经有女孩主动给自己留言了。从相册照片上看,女子相貌清秀、端庄,个子应该也不矮,正是张洋喜欢的那种娇柔的女孩。更加难得的是,女孩的兴趣爱好也跟他十分相近,爱看书、听古典音乐、看科幻大片,闲暇的时候也喜欢玩玩网络游戏。有着共同的爱好,二人聊天的话题自然也就多了起来。直聊到深夜,才悻悻作罢,临断线前,女孩主动提出互相交换联系方式,并约定周末当面一见。

    约会日前的几天,张洋几乎是熬过来的。他脑中不停的幻想着与那位网名叫做天涯寻踪的女子共进晚餐的美好时光。可是真到了约会这一天,那份期待却骤然之间变成了紧张,紧张到张洋心底竟然冒出爽约不去的想法。约会地点是由天涯寻踪定下的,是一间叫做巷角的西餐厅,地点就在大学城附近的一条偏僻的小巷里。这地方不熟悉的人还真不一定能找得到,张洋也是打听了半天才辗转找到这里的,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周末店内却只有一位客人。低头看一眼腕上手表,才不过五点多一些,距离约会的时间还有近半个钟头。寻一张靠窗的桌子,张洋坐在直冲大门的位子上来回摆弄着衣领,在确定着装没有任何不得体的地方后,开始环顾四周,打量起店内的环境。显然,老板在装潢上下了不少功夫,温馨而典雅,还带着些许艺术气息,果然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只怕如果不是将店址选在这样一个偏僻的角落,生意绝对不会这般冷清吧!先前店内那唯一一名客人距离张洋并不远,只隔一张桌位。那是个女孩,她面貌姣好,正聚精会神的从笔记本电脑里翻看着什么。看到女孩并没有点什么食物,更没有要什么饮品,只是干巴巴的坐在位子上,张洋不自觉的撇撇嘴,暗道: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是跑到这里空手噌WIFI的家伙。

    女孩似有警觉,抬头望向一脸鄙夷的张扬,柳眉微微一皱。这一举动吓得张扬心头一震乱颤,连忙举起约会暗号——一本《论语》横在眼前,装模作样读了起来。晦涩难懂的文言文让人看的直想入睡,他不时后悔刚才为什么不去报摊买份报纸、杂志什么的来消磨时间。

    如果目光可以推动手表分针前行的步伐的话,约会的时间恐怕早就到了。只可惜,张洋几乎将眼珠趴在了手表上,秒针、分针仍然不紧不慢的挪着。终于,在张洋第三十七次查看时间的时候,眼前的店门被打开了。张洋一眼便认出款款而来的女子正是今天约会的对象——网友天涯寻踪。她的容貌与照片里一模一样。哦不!应该说现实中的她比冷冰冰的照片还要美上几分。照片里的她是素颜照,现在添了一点淡淡的妆,愈发显得清新脱俗。

    “你是……微感?”天涯寻踪一眼看到坐在冲门位子上的张洋和他手中的《论语》,便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听到来人的呼唤,张洋腼腆的点了点头,“是我!”他主动起身相迎,并非常绅士的为天涯寻踪拉开座椅,邀请来人落座。

    天涯寻踪显然对张洋的这一举动十分满意,她的脸色始终带着灿烂的笑,冲重回座位的张洋亲切的说:“早就到了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1-9 14:39: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亦木的步乐阁 于 2014-1-9 17:51 编辑

    张洋来回搓动着掌心发汗的双手,仅看一眼天涯寻踪的面貌,听一声对方那天籁般的声音,便醉了。眼前的这位正是他想要追求的那类女孩啊!他轻咳一声,连连扯谎说:“没有、没有。我也是刚               刚到,前脚到,后脚你就来了。”
    “呵呵……”看到张洋那因紧张而显得有些滑稽的样子,天涯寻踪忍不住发出一阵铜铃般的笑。“不用那么紧张。要不我们边吃边聊,那样可以缓和一下气氛。”
    张洋暗骂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相亲五十多次,见了女孩子还是那么拘谨,还不如人家女同志大方。他打个哈哈,“也好!”随即挥手将坐在吧台里玩手机的服务生唤了过来。
    “帅哥、美女,吃点什么?”服务生直接将菜单到天涯寻踪面前。男女约会,女士点餐这是天经地义的,张洋对此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天涯寻踪倒也不客气,冲张洋眯眼一笑,熟络到连菜单都不用看,一口气点下沙拉、主食和甜点,听得张洋直发愣。
    “你要吃点什么?”天涯寻踪将菜单递向张洋,问。
    “跟她一样。”张洋也懒得去翻看菜单了,直接按天涯寻踪的标准又要了一份。
    “你喝酒吗?”天涯寻踪应该是个爱笑的女孩,她始终保持着保险推销员似的微笑,“咱们来上点红酒怎么样?”
    张洋平常出差倒也不乏应酬,酒自然是要经常喝上一些的。他心里幻想着与天涯寻踪烛光、红酒共进晚餐的浪漫情景,轻轻点头,“好!听你的。”
    “拿瓶85年的马桑德拉红酒。”
    服务生显得格外兴奋,大呼一声“好嘞”,吓了张洋一大跳。
    更让张洋心肝乱颤的是红酒的年份,“85年的?”只听年份便知这红酒价值不菲。不停唏嘘今天这场约会怕是要大出血了。不过,为了不再心仪的女神面前丢了面子,他倒没有降那份心情表现出来。想到昨天刚入账的四千元工资,心里顿时多了几分底气。“就85年的马桑德拉了。”他面带僵硬的笑,对服务生说。
    估计是餐厅后厨实在闲的发慌,所以好不容易接到一单干活格外麻利。不一会,新鲜的沙拉便调制完成端上餐桌。张洋也因此知道了餐厅人气不旺的又一原因——这里烹调的菜肴实在是太难吃了!为了不浪费食物,只能勉强嚼几口硬吞,要是小口品尝非得呕吐当众出丑不可。不过还好,跟天涯寻踪交谈的过程十分融洽,两人从家境到近况,从兴趣爱好聊到史蒂芬•金的小说,聊得热火朝天,甚至达到了“忘食”的地步。
    “我先去趟洗手间。”正聊到《肖申克的救赎》中精彩的部分,天涯寻踪娇羞提起手包,款款走向餐厅内部。婀娜的身姿一步一摇,看的张洋一阵心花怒放。
    “女同志就是麻烦!去个洗手间还得拎着包。”张洋晃动着高脚杯内的红酒窃笑着。他开始幻想将来与佳人相知相爱,最终走入婚姻殿堂的情景。孩子!对,还得有个孩子,如果是女儿会不会像她母亲这般美丽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洋有些不耐烦的看一眼腕上的手表,现在已是晚上七点半,天涯寻踪已经离开了足足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拉泡……拉肚子都能来回跑好几回了,怎么还不回来。他开始暗觉不对,不过随即摇了摇脑袋将这个念想抛出脑外。他坚信天涯寻芳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这么好的一位姑娘又怎么会是那种人。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那魂牵梦绕的号码拨了过去,死板机器人传来的声音如同劈头盖脸的闷棍,敲得张洋眼冒金星,晕晕乎乎的。“服务生!”张洋的话语显得有气无力。服务生却依旧带着热情的笑,拿着单子一路小跑过来。“先生,要买单吗?”他问道。
    “先不要!”张洋摆了摆手,“你看到刚才跟我在一起的那位姑娘了吗?”
    “她走了啊!”服务生一脸茫然,只不过他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最起码张洋一眼就能看出这服务生里憋着笑,憋着耻笑。“刚才她就从后门走了,说账由您来结。”
    张洋顿觉脑袋嗡的一声。不告而辞什么意思?是不是代表天涯寻踪看不上自己?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充斥着内心。他自觉刚才的表现完全可以用优秀来评价,可是却没能赢取女神的芳心。
    “先生,要结账吗?”服务员再次提示面色惨白、双目无神的张洋。
    “恩!多少钱?”
    “一共是五千三百九十三元。”
    “多少钱?”听到这天价账单的金额,张洋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蹦老高。
    “一共是五千三百九十三元!”服务生面色不改,只是那笑容却变成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什么东西那么贵?”张洋一把抢过服务生手中的账单,细细瞧看。还真是5393块,其中菜肴393元倒还可以接受,85年的马桑德拉红酒却价值高达5000块。“这也太坑人了。”他缓了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颤抖着将账单递到服务生面前,“一瓶没听说过牌子的红酒5000块,这也太坑人了!”
“坑人?”张洋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网上提到过的网络征婚诈骗新闻,内容他虽没有看,但标题却记得清清楚楚,《女子以网络征婚为饵,联手咖啡厅诈骗男子三千余元》。感情刚才那天涯寻踪就是个托,把自己引诱到这家餐厅,再跟餐厅联手骗取钱财!思及此处,张洋怒火攻心,扯着嗓子冲服务生大声吼道:“诈骗,这绝对是诈骗。”
    “你可别诬陷人啊!”服务生面色一板,“红酒可是你自愿买的。这里既没有人逼你,也没有人骗你。”
    “你……”张洋圆目怒瞪。可不,这红酒确实是自己亲口点的……
     “结账吧!”服务生又把账单推回张洋眼前,“赖账我可就报警了,到时候治你个扰乱社会治安弄到局子里关上几天,你可别怪我!”
    “这……”张洋膛目结舌。犯罪可不是小事,丢工作不说,连下一代当兵、入党什么的说不定也会受牵连的。
    见张洋有松动,服务生再次问道:“结,还是不结?不结我立马打电话报警去。”说罢作势走向吧台内的固定电话。
    “罢了!消财免灾!结,结还不行!”张洋长叹一声,一把拦住服务生,讨饶似的说。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相信什么网络征婚了!
    “刷卡还是现金?”服务生气焰愈发嚣张,大步钻进吧台,问心不甘情不愿小步挪来的张洋。
    “刷卡!”张洋心中一阵肉疼,卡里就剩6000多块,还包括着自己这个月的工资。这下算是做了一回日光族了。惆怅间,余光扫过餐厅,不远处的隔桌女生正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似在报复上午他曾传去的鄙夷目光似的,气的他双拳紧握,直想开口骂人。
    别看这家餐厅菜做的不怎么样,服务生收钱的技术却是炉火纯青的。银行卡在他手里就像魔术师手中的扑克牌,一转一刷说不出的潇洒,如果此时刷的不是张洋自己的钱,说不定他还会为服务生叫上一声“好”。只可惜,现在的他可没有这份心情,在凭条上签下大名时的感觉如同在签卖身契或卖国条约。
    “得嘞!早这样不就结了。”服务生得意一笑,手指大门,说:“今儿这事儿咱们就算结了,您可以走了。”
    “结了?这才刚刚开始吶!”厅内忽然传来一声娇喝,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刚才摆弄笔记本电脑的那位美女身上。此刻的她仍旧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好像刚才那话不是从她口中说出来似的。
    “这位……额……美女,可是有什么不对?”服务生迷惑的看向她,疑惑的问。
女子展颜一笑,“我怀疑贵店与刚才那位网名叫做天涯寻踪的女子以网络征婚为名,合伙从事诈骗经营活动。”
    “可我告诉你,不该管的事最好少管。”服务生凶相毕露,撸起袖子恶狠狠的道。
    “怎么?想袭警?懂我一下试试。”女子从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事物,借着灯光从上面还能看到银色的晶光。“警徽,认识不?”
     “啊?”张洋和服务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久经世故的服务生脸色变得飞快,低三下气的来到女警面前,用背部遮住张洋的视线,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口袋里掏出了些什么,偷偷塞向女警。“大姐!您看,咱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少给我来这套。”女警高叫一声,将服务生塞到自己手中的事物丢到地上。红彤彤一大团,赫然正是一撮百元大钞。“你们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我录像取证了。请你跟我回警局协助调查。”说着她就势给面前一脸颓废的服务生带上了手铐。随后,不过眨眼的功夫,足有六七名身材魁梧的警察从门外鱼贯而入,将餐厅里所有工作人员悉数拘捕,送进了门外的警车里。原来,女警手包内的电话一直保持着通话状态,屋内人的所有对话都被潜伏在小巷内的干警们听得一清二楚。
    直到整个餐厅从昙花一现似的热闹中再度恢复平静,女警这才想到屋里还剩了一个人。她扭头看向站在一旁一脸茫然和震惊的张洋,语气从刚才的严肃转为和蔼,说:“这位同志,非常抱歉刚才没有制止他们,给您造成了一定精神伤害。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想抓他们必须要有犯罪事实。也就是说只有他们真正骗走了你的钱,我们才能抓捕他们。我知道,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对您有点不公平,希望您能够谅解!”
     张洋傻愣愣的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见女警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道:“没有不公平,这样很好。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摧毁这个骗子窝就好。”
    女警宛然一笑,“您说的太对了!对了,只要他们诈骗罪名成立,您的钱就会还回来。另外,今天这事只怕还要耽误您些时间,您得跟我们回局里去做份笔录。”
    女警的要求张洋自然不会拒绝,配合公安干警破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点别的心思,例如请眼前这位美丽的女警吃顿夜宵,以表谢意。此外,他还非常想知道天涯寻踪的去向,在他心目中那个美艳动人的女子怎么看都不像个坏人。可是她又为什么出来行骗呢?是生活所迫?还是被逼无奈?
    不过,在当天晚上得知了天涯寻踪的信息后,那份爱怜便彻底消失了。恨?也说不上。
孙苡珍,女,省艺术学院舞蹈系大三学生,2013年初至今再次与网友约会二十三次,涉案金额高达十一万余元。曾用网名天涯寻芳、天涯觅缘、天涯择缘……现用网名天涯寻踪。
     这是一同吃夜宵时,那位名叫赵雪的女警告诉张洋的。
     一年后……
    大学城宏图咖啡厅内坐着一男一女,他们什么也不吃,饮品自备,人手一部笔记本电脑不停浏览着什么!时不时还会欢快的交流上几句。
    “那网名叫‘追忆’的骗子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约会取消了吧?”张洋带着爱意望向对面的新婚妻子,温柔的说。
    “我这办案子呢!你跟来瞎倒什么乱,赶快给我回家。”女警赵雪食指顶着张洋的鼻子,虽是这样说,嘴上却带着幸福的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14-2-14 23:03:56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妈呀,爱死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2-17 15:01:36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曲折动人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14-5-14 14:05:03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真老套,前半部分还可以,后面一点新意没有,味同嚼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5-19 22:22:11 |显示全部楼层
机器猫猫大王 发表于 2014-5-14 14:05
故事真老套,前半部分还可以,后面一点新意没有,味同嚼蜡。

确实存在老套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6-5 22:19:11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6-6 07:33:08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雪亮 发表于 2014-6-5 22:19
首页推荐。

感谢雪亮兄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6-6 07:42:12 |显示全部楼层
流畅、细腻、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6-6 09:11:56 |显示全部楼层
婚托,是当今物流、情流泛滥中特殊产物。而真爱也许不需要那么惊天动地,也许只需一秒。
文字生动传神,细节的把握、情节的繁简恰到好处。学习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