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5870492|回复: 16

练摊(一)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4-1-9 14:35:50 |显示全部楼层


                                             (一)

距离省城艺校不远的夜市上有这样一个小伙子。他面貌清秀,衣着鲜亮,尤其一双手格外引人注目,那是一双极具艺术家天赋的双手,十指修长,洁白而又柔润,活像一尊栩栩如生的白玉工艺品。

算起来,今天应该是他第二天在这里出摊,摊位仍旧跟我挨着。他来的很早,至少比我早些,才下午6点不到就已经将洁净如新的床单铺在了地上。床单的样式我认得,早在几天前我与老伴逛街的时候就曾在橱窗里看到过,蓝色的底色犹如无边的天际,上面绘制的云朵花纹洁白、而又明亮,给人以清新、温暖的视感。它触感柔和、光润,也很温暖,老伴摸了又摸爱不释手,我也很喜欢,可怎奈价格实在高昂,只得悻悻作罢!

小伙子摆放货物的速度比昨天快了一些,但在我这样的练摊老手眼里,他的速度仍旧显得慢吞吞的。他用那                                                                                                                                                                                                                                                                                                                                                                                                                                                                                                                                                                                                                                                                                                                                                                                                                                                                                                                                                                                                                                                                                                                                                                                                                                                                                                                                                                                                                                               双洁白的、艺术品般的手,小心翼翼的从编织袋中掏出早上刚从批发市场批来的货品,那是一堆样式新潮的发卡、钱包、手机链等小饰物。他轻轻的将它们放在洁白的床单上,置在蔚蓝的天空、云朵上,姿态带着优雅,还有些懒散,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比他晚到了近十分钟,却比他先将货品妥妥帖帖的摊在了属于自己“摊位”上的原因。

我是个急脾气,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见自己这边拾掇妥当,而且时间尚早夜市上还没什么人,闲着也是闲着,便主动跟他闲聊起来。

小伙子叫做张洋,是名刚刚踏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而且还是一名留学归国硕士研究生,用句流行话说“还是个海归哩。”他家境不错,就是毕业后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决定白手起家,从摆地摊做起自主创业,这才跑到这里来摆地摊。

“昨天生意不怎么好吧!没关系,刚开始都这样,时间长了,有回头客了,就会好起来的。”想到昨天张洋几乎没卖出几件东西,我安慰他道。

张洋却不领情,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双手掐腰,紧紧的盯着我,挑衅是的说:“用不了多久的!今天生意就会好起来。”

今天就会好起来?换做别人这样说,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做生意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小生意,熬头是一方面,持久的积淀也十分重要。要完成从生意惨淡到兴隆的瞬间转变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张洋却不同,他是大学生,据说还是管理学硕士,老话说的好“知识就是力量”,兴许真能制造出什么奇迹来!

不过当我开始期待他今夜的表现时,他却让我失望了。

晚饭后的人们已经开始走上街头,人来人往的夜市上响起一阵清亮的吆喝,“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本摊商品买一送一了啊!”不得不承认,张洋的声音很动听、很浑厚,每一个音节用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喷吐出来,卡着音节,像极了一曲美妙动听的歌谣。立刻吸引来了好几位顾客。

我知道,张洋摊上的钱包若是从本地批发市场“拿”货,大概40块钱一个,摆在夜市他卖60,净赚20元。若是买一送一,则就成了60块钱两个,净赔20块。难道这就是他招揽顾客的所谓方法?赔本赚吆喝?我想上前阻止,告诉他:这个做法愚不可及,摊贩流动频率极大的夜市上根本不可能有那种忠诚度极高的顾客,做这样的促销完全是在烧钱。不过,接下来张洋的举动打消了我的顾虑,但也让我更看不透他,或者看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了。

“老板,这钱包怎么卖?”说话的是名小姑娘,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似是附近艺术学院的学生。

“70块!”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顾客不停咨询商品的价格,让张洋忙活了好一阵子,他不停抹着头上的汗水回答说。

“70元两个?”小姑娘从我刚才排列好的钱包中抽出两个粉红色的,捡到宝似的笑着询问道。

“那倒不是!”张洋的回答再度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抬起头望向他,路灯照耀下,他的面庞微微发红,有羞涩又有困窘。

“你不是说买一送一嘛!”小姑娘开始有些不乐意,毫不客气的数落说。

“是买一送一,不过不是这么个送法。在本摊买一个钱包,可获赠手机链、手链等价值15元的小饰品一件。”

好小子,这点子可够损的。我不由嘀咕出声,钱包批发价40元,小饰品看样子也就值5块钱,昨天售价分别是60元和10元,合计70元,今天买一送一总价格还是70元。一买一送的障眼法亏他想的出来。

张洋聪明,人家小姑娘也不傻,只摸一下小饰品的质地,便看出这小饰品根本不值钱,“哼……这玩意儿白送我都不要。”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与她共同离去的还有摊边里三层外三层的顾客,他们在得知张洋所谓买一送一的实质后,失望的摇了摇头,另寻它处淘宝去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夜张洋颓然的表情,他让我回想起十几年前得知自己濒临下岗时的样子。它是愤怒、挫败、绝望、困苦、悲凉等所有负面情绪的集合,让我悲痛欲绝,心如刀绞。那夜,我五官扭作一团,双手捂胸痛苦的蹲在马路旁,就像现在的张洋一样。

“慢慢会好起来的。”我曾这样安慰过自己,现在则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张洋。

他似乎好了许多,默默的蹲在地上将小饰品和钱包拾回编织袋子里。秀气的双手来回闪动,依然极具艺术气息,但却不知从哪沾染了些污渍,不再像昨天那般光洁如玉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1-9 14:36:15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原以为在经历了昨日的失利后,张洋再也不会来夜市出摊,或者起码需要休息几日恢复下心情再来做生意。没曾想他的意志比我想象的要坚定的多。
他仍比我早到了一会儿,美丽的床单早早地铺在了地上。天蓝色的床单上绘制着洁白的云,云朵浮在他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下。昨日的颓败恍如隔世,自信的笑容再度回到了他的脸上。
“挺好的?”我一边整齐的排列着今早刚从批发市场拿来的USB扬声器,一边询问道。
“很好!为什么不好。”张洋满脸惊讶,完全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那就好!”显然,我的担忧有些多余。
“老孙!”
“恩?”听到张洋的呼唤,我抬头望向他。
“你那扬声器怎么卖?”
“哦!这个啊!125一个,怎么了?”
“给我来一个。”说着,张洋就要从腰包里往外掏钱。
我实在弄不明白现在年轻人又是手机,又是MP3的,用这老年人钟爱的USB扬声器来做什么,便禁不住问了一句。
“嘿!”张洋低笑一声,也不细讲,只回了句“秘密”了事。
他不说,我也不好多问,不过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即是有缘就该给点优惠。“那好吧!咱俩这也算邻居,要是真想要也不用花125元那么多,我给你个进价,95就行!”
“那……谢了!”张洋稍一犹豫,递来一张百元大钞。
找零的功夫,我不自觉地瞧向那艺术感十足的双手,十指修长,却不知从哪里沾到些泥点,在黑漆漆的夜里见不到一丝光泽。
张洋挑到的是一款红色的扬声器。他将自带的USB盘插入插槽,激昂的音乐随后而来,强烈的动感震的我那老心肝扑通扑通的,险些超出负荷。接下来则是让人面如死灰的心灵震撼。
“浙江最大小商品生产厂——江南小商品生产厂,厂长黄斯文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不发工资,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拿货物抵工资,别人100多200多的钱包,我们只卖60元;各类小首饰一律10元,一律10元。黄斯文,你王八蛋,不是人,……还我血汗钱。”
这段读白是以那段激昂音乐为背景录入的,听声音读白者正是张洋本人。他把音调拿捏的很准,与音乐有机结合,融在一起宛若美妙动听的歌。
我诧异的盯着眼前这名刚刚走出校园的年轻人,他双手合十,兴奋的坐在那别具一格的马扎上。摊子上的台灯距他不远,灯光照亮了他的全身,在身后留下一片黑影。一只蛾子发了狂似的围着台灯来回盘旋,灯光照耀,蛾子的影子恰好映射在张洋那灰蒙蒙而又修长的手上,莫名的给这艺术品般的双手增添了几分狰狞。
与飞蛾同来的,还有着心怀同情心的人们。他们怜悯地望着张洋,热心的抢购着摊上的商品。一位年长于我的大姐还拉着张洋的手不住询寒问暖。张洋则杵在一旁,脸红到耳朵根支支吾吾,无数弥补谎言的谎言一个又一个的溜出嘴角,就像旧时候长袄上层层叠叠的补丁。而我,却藏在补丁的夹缝里,狭隘的空间险些撕碎我的心肺,闷得几近喘不过气来。张口欲言,欲去破开谎言的迷雾,却又不忍因此而坏了张洋的生意,砸了他的饭碗,脏了他的名誉……
我忍耐着,并借用扬声器的耳机逃避开来,躲进自我的封闭的清明的空间。可是脑子里却总也闲不住,如同在不断地遭受惊涛骇浪冲击。一整夜,我不停的问自己,“到底是什么让这名刚刚踏出校园的年轻人抛弃人格尊严,选择用谎言去谋取利益?”“是欲望的诱使?还是贪婪的引诱?亦或是急功好利的缘故?”
是夜,张洋赚钱了!赚了多少我并不清楚,但却真真切切看到收摊时他的商品少了至少三分之二。一沓钞票握在他的手中,拇指轻点,他点钞的样子潇洒极了。月影西斜,银色的光照耀在那双点钞的手上。也许是光线太暗的缘故,那双手看起来灰蒙蒙的,似被雾霾笼罩着。
这是张洋在这儿练摊的第三天。第四天亦是如此,直到……
第五天,红色的扬声器里仍旧唱响着张洋自录的谎言。忽然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一个有良知的浙江人,他操着一口地道的南方普通话告知人们浙江既没有什么江南小商品生产厂,也没有名为黄斯文的老板。得知真相的人们愤怒了,他们眸中带火将张洋围在夹缝中间,似要用声讨的骂声撕碎他的灵魂。
谎言终于倒在了良知的脚下,我心里莫名的一阵畅快,那感觉就像盛夏时节大口饮下冰凉的饮品,又像久困牢笼的鸟儿重回蓝天。不过,当看到张洋那副无助样子的那一刻,我心又不自觉软了下来。他满头大汗,整个人蜷缩作一团,手心朝上,两手摊开不停的向大家辩解,然而此时那口若悬河的言辞却显得那样无力。透过人群的缝隙,我顺着他那俊朗的面庞向下观望……那是双关节处因长提重物而磨出新茧的手,粗糙不堪,还布满灰尘。
(三)
自那天之后,张洋便离开了夜市,我没有再见到他。直到一个月后,他再次出现在我的摊前,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角色不再是卖家,而是换成了买家。
他穿着笔挺的西服,带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姑娘,看起来两个人正在谈恋爱。看到我,他显得有些扭捏,不过仍旧主动上前来打招呼。“嗨!老孙,还好吧?”
“马马虎虎,还是老样子。”我打量一眼他身后的姑娘,笑眯眯地小声问:“怎么?在处对象?”
张扬面色微红,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我俩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着,期间我下意识的望向张扬的那双手。手上的灰尘、泥垢早已不见了踪影,茧也已蜕光,赫然又变回了那双艺术气息十足的“美玉”。心中暗想:难道……是练摊惹的祸?
“还在练摊吗?”我问他。
“不了。练摊不适合我。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当职员,虽然薪水少,每周也只有一天休息,但是能学到不少东西。”他低头沉思一阵,接着说:“不过话说回来,练摊的那几天,我学到的更多。并且亲身体会到诚信对于一个人有多么重要。”
我笑了!也许,我知道张扬的手为什么洁净如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4-26 08:20:45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人有了诚信,心更洁净。
向您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5-20 11:15:47 |显示全部楼层
灵巧的独来独往 发表于 2014-4-26 08:20
真好!人有了诚信,心更洁净。
向您致敬!

是啊!其实心灵洁净更能促进竞争和发展,只可惜现实却发生了扭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15 19:56:42 |显示全部楼层
很耐读,就是吧,把作者帅哥描写成了老年人,还老伴儿老伴儿的,容易让不知情的读者上当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7-16 08:23:17 |显示全部楼层
柳下听风 发表于 2014-7-15 19:56
很耐读,就是吧,把作者帅哥描写成了老年人,还老伴儿老伴儿的,容易让不知情的读者上当啊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7-16 08:23:51 |显示全部楼层
柳下听风 发表于 2014-7-15 19:56
很耐读,就是吧,把作者帅哥描写成了老年人,还老伴儿老伴儿的,容易让不知情的读者上当啊

这是装沧桑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4 20:16:37 |显示全部楼层
亦木的步乐阁 发表于 2014-7-16 08:23
这是装沧桑呢!

哈哈,装得像着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4-7-30 23:18: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事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7-31 21:27:14 |显示全部楼层
白劳 发表于 2014-7-30 23:18
本事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